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月弦翘楚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30
  • 阅读4917
  •   尽管生活不如意,但是工作还是要干的,不为别的,就为这张嘴,不允许龚伍亵渎工作并鄙视钱财。任何一个人的不如意,如果没有超过或者压倒死亡的大多数生命,总是要顽强的活下去。包括意外伤害作出的本能反击。龚伍想这还是欲望作人生命的牵引力吧,按照道理一个欲望满足便处步不前的人,只能享受仅有的眼前成果,不会是一般的心理。一个有着远大志向的人,不管志向多大?还是街井小智的人,要经过千沟万壑,也才能达到目标。艰苦的磨难不可能是欲望的消失,只有可能增加欲望。因为只有争取到趋近于目标的人,才知道欲望总是要高于你的实际值,生活中的进取,就会在速度上有一种轻快感。许多很会在生活经验上鼓吹,欲望太高是跟自己过不去。

      这多保守的忠告啊。

      诚然,我们面对生活前程要量力而行,但是夹着两腿行动,究竟还是放不开的。放不开步子就会很小 ,更何况一个人有多大潜能,使其发挥到最大限度,不是让眼睛嘴巴来确定,还是让欲望来鞭策自己去奋斗。

      这个日子真的太难了,龚伍不想害人,人却来害他,把他仅仅留存的一点清高,都将做人的背后说辞。虽然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评论吧,然而想起来便伤一阵恨一阵。他想要平稳的生活,不与他人计较,这是办不到的。如果他要针尖对麦芒,征锋相对,也感到不值得,也不知道谁招惹谁了。反而有一点清淡不能保住,除此还有什么呢?一个没有能力的人干什么都干不来,学啥啥都不会,仿佛天生一辈子就是愚蠢顽固不化的产物。开始的时候对什么都感兴趣,可是好景不长,转眼又让惨淡的现实摔得无处生悲。想到了自强以此来提高生活的欲望,这一过程的进展中,成功的路途太过于遥远,显得有些远水解不了近渴。

      既然希望渺茫,便不停的责骂自己的过去。以前带来多人的技巧的话,今天的历史就不会留下暗淡的现实。如今高不成,低不就,目标与环境造成的。

      主观矛盾又有虚实融合堆叠成更大的矛盾,想要逃脱是办不到的。心情却如天气,阴晴不断频繁变化游走在极端 ,中间行驶灭火。挣扎了20多年,还不够吗?寻找立身的依据,体现的是一切的性格。中国人多少年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所追求的自尊与善良。如果是走错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都被否定掉。这是不是有点是天大的叛逆?不可能的吧。中国人不可能忘掉自己的传统,在此基础上进行情感跳跃的修炼。去除秦糟粕,取其精华,不被外来的文化同化,反而是去同化别的文化,传统是一个永远具有生命力的字眼。

      龚伍已经写出好多天了,萨雁不一定会回复。希望只不过是镜花水月,将破灭一个似乎很完美的梦。工作难,而生活更难。许多日子都被忧郁所唾弃,只留下忧奋空虚。既然永不能满足的誓言,人字两笔,往往难写,也正在这两笔,公正造就了它的特别动态,恰当占位,却能使其超凡脱俗。只是为什么要脱俗呢?明白平凡有什么不好,健步如飞的人,求一个真实的目标,把平凡延伸到淳朴的海洋中心。

      忘记吧,忍受万古的哀痛,萨雁你是人间的尤物,龚伍不配,他没有任何可能的理由追求你。这写下了千百个自不量力,你也许有绝对的把握,求得命运的公正。你可以坦然或是不必回顾你的,龚伍是什么呢?应付场中一个小丑而已。有出息有希望吗?现实是你和他无论走开或是相合,其中任一样,都未必幸运。因为苦难才刚刚开始,要说难以忍受还差时间的冲刺,每当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既然无可忍的事,对追求已经没有太多的快感了。成功稍微的人换一换虚脱的心理,于是快感总是走不到成功的同步,所以玩人不会成功,成功的人大多身心已经受到了损伤,这就是一个极限的问题。走不完第一极限,第一步总是没有走过,渐渐的醒悟,眼前已经亮起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吊死自己。本来就平坦的路,被一本正经走得有些荒唐起来。格式应该是人定的,变换一个环境新的概念,要冲击老的套路,把脚步迈得随和一点,身体摇摆的自然一点。

      不是否认自己,而是鞭策自己前进。时光易逝,青春易老,过分的倔强便是你自己作对,其结果的耗费就是死无葬身地。尽管渴望化作清风伴戴云,但洒脱的后面,隐隐现出凄凉的哀愁。

      人总要长大,要老死,最后还要死亡。死亡以后会被泥土深深的埋下,存在也好,不存在也好,不知何时已经替换。留下的不一定有灵魂吧,只是稍有足迹大陆,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龚伍呼吸过的空气,吃喝拉萨的动力,曾被一颗心,一颗生机旺旺的心暖过,相思相依 ,因萨雁的冷落变白了。让泥土叉着脚儿去。只有僵硬,紧紧的拥抱着尸体。哎呦,好怕腐烂的不堪,应该咒骂一切带有脏字的话。

      这世界的一切,不要什么都呈现在龚伍的眼前,也万不该付你一生一世。错了,千错万错,错在当诛。注定一生一片真情化作流水,真真假假意难分,也许是前代的冤枉,这代带的债务。修理个仙人,后生可叹呀。他感到实在住不下去了,经济生活日常闲谈,都无比的憋屈。但想到自己在做不能改变的改变,心中便隐隐作痛,担心有时竟如此去了,就会对不起自己,好日子竟然一天都没有赶上。近况告诉他,希望已经破灭了。廉颇终究老矣,尚能饭否?即使是陈世美,再风流一次,也无务多少时。漫漫长路夜,过往的不追究,是乱了是定了,过些日子再说吧。

      青春的躁动好厉害,时时感到火山在升温,无休止的升温,快要到爆发的前奏啊。龚伍受不了人生的格言,心里快要抵不住了,集成的火力需要报发,发泄狂躁爆炸,用他的降龙十八掌让世界毁灭。

      天惨淡淡的。仿佛要吞噬龚伍的苍白,狂风都被震慑住了 ,一动也不敢动。以前冻的,现在都安静了。只有沉闷,憋着一股气息,从微光中渗出来。延伸从每一个缝隙的开始,以至于弥漫了鲜红的心脏。于是所有的憧憬,用洁美换了灰暗,像一株失水的海草,哭痛而无声的悲催着。死啦死啦,不该出现的错误,在你却重复出现,逆流带给你什么?无非是别人已经早就丢掉了悔涩,目标只能是自我设计的一道程序。他只会嘲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怜。

      走到今天的步子,要将就形势,似乎不太可能。这条单单属于脚的路,一定可以走下去吗?尽管再有百倍的苦难,别再犹豫不决。抬起头,承受不起各方面的压力,不为成功,只为能够走下去。生命正在枯萎,一枝花刚从稍顶上降到底部,不改变,结果就是死亡。他真能找着试一试,阴森的一片迷茫的或者灰暗。如果这张巨网愿意,他将不做任何无益的挣扎。反抗对身心已被蚕食的人来说,前进和后退都带着某种意义的负面效应。假如已经是徒劳无功,那为何又不把空白带给生活?让凶狠和霸道来书写一切。

        本文标题:月弦翘楚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472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