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今年二十三岁

  • 作者: 寒士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27
  • 阅读167103
  •   亲,请原谅我在这无限伤怀,又无限感概的日子的所有沉默。这并非逃避,也更不是酝酿,也非筹措。只是一种平常而又实质的空洞,所以我选择默不发声。那些远去的种种,都在这些觉得自己糟糕到尘土里,仍然要扑腾出一阵烟中淡作了云雨。


      时间永远的往前走,到了一定距离就会像公路一样立一块碑。然而并不管你走过的是康庄大道,亦或是坑坑洼洼,它总会在那里。对于那些失落的人,就如同考试考了零分却依然要回家一样。从来都没有谁去真切的体会它实质性的糟糕。


      而不同的是,有人会苍白乏力的去辩白,有人会坦然的沉默,这就成了是非!


      现在我也就随意写下几句,像里程碑一样放在那日渐远去的青春里吧。生命有时就需要即便存在于凄风苦雨里,依然开放得灿烂而骄傲。


      致自己!


      有时有万千话语要说,当真正可以一吐为快的时候却又变得缄默。有人说心中有才华的人自有他的锦绣,然而若无真情实感的衬托,恐怕一二句诗文也很难拿捏。那些远去的日子,就好比流水一般的匆匆,回头去看,已经走了好远。


      不晓得什么时候,我们已经变得平淡无奇。放在人堆里也无法寻找到自己。想想多年前的自己,自视才高,孑然独行,高声仰叹未遇伯乐。如今仍是不平,却还是学会了安分守己。


      在夜深人静之时,数数那些曾经的故友,去看看那些以为是心灵的归宿。然而如今不也同样浅浅清清。人生本来也很乏味,因为有了阳光和温暖,却仍然有人风餐和露宿,所以就有了委屈。


      经历过许多沉痛的日子,前面的路依旧那样迷茫和未知。不在去逃避,也不用去解释,反正总要往前走。谁还管谁的人生是凄风苦雨,还是糟糕得透。


      也许经历了几番风雪,又有多少骑行的日子被寒风吹透,也许就要迎来桃李绚烂的五彩缤纷。也许经历过几番云雨,万物总可以雨露沾均。然而在那期望中的美好日子里,我们又不得不怅然了。


      有时春天就像一条泥鳅,还没有等你捉住尾巴,就已经滑不溜秋的和淤泥搅扰在了一起。等你再去找寻的时候,自己也成了炎热夏日下一只可怜的蜉蝣了。


      尤其是对于迷惘的人,时间更是犹为的不客气。等你受不了这烈日的时候,才发现更加焦灼的只是纸醉金迷的人心。在这座耳朵已经听出茧来却又完全陌生的城市里,更是使人惊恐于时间无形的威力。


      在那些荒诞不经的过去日子里。我像个行尸走肉,又略带几分感情使自己不至于沉入黯然的黑夜。然,一年的时间里我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对于外面的世界就好像原来流行的口头禅是“爬爬虾跟我走”,现在成了“糟老头坏得很,我信你个鬼!”


      我用我那算不得锦绣却可以安慰一下自尊心的前程,来换取了五千里山河锦绣的刹那。等报个驾校也觉得囊中羞涩的时候,才晓得自己的丰功伟绩只能算作酒足饭饱之后的牛逼。然而,在这样放诞不经的流年里,虽说必然可以从我身上找出数之不尽的错处,但始终还没有达到罄竹难书的罪行。


      比起那些阴郁消沉的日子,等待的往往不是否极泰来的幸福。反而是堕落得不能再堕落,消沉之后不能再消沉的随意。等自己经历过起起落落之后,就会变得平静。那时,你走过的路,背过的锅,还有那些不被理解,又或者觉得老子可以做却不被信任的种种,都不再是委屈。


      当你在大千世界里,觉得自己满腹经纶,可以逆流而上的时候,你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但当你意识到自己碌碌多年,竟无一技之长之时;当你自负才高,却难得用武之地之时。你是否又觉得有些迷惑与恍然!


      在二十二岁写下的话里,我不知道自己实现了多少,又辜负了多少。到了今天,我又还有多少可以去把握。人在最恓恍的时候总会去怀念过去的美好,在意气风发的时候又总是无所顾忌。我们试图说着去平常,却又不甘心碌碌无为的到老。然后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又不得不去追逐那宛如云烟一般的辉煌。


      到现在看来,于我心中波澜的却并非那些过去的虚妄时光,也不是未来不知何去何从的空空如也。更不是如今缩在脚下的无所去从!并非那些漏夜寒窗读过的几本诗书,也非轻狂之时留下的几句诗文。只是一种未知茫然的东西缠绕着我,使我足够包容万千。波澜壮阔的激荡人心之后,那水浑山青之间却又是一种境界。


      从今夜凌晨开始,我就已经二十三岁了。那些原本以为只是极其遥远的事,却宛如一场半醒的梦一般真实的矗立在那里。在那不言而喻的悲喜交杂之中,你总不能如一个过客将其置身事外。


      然而,经历过许多悲伤日子之后,我竟很少去想过去的事。以前我总是怀念那些远去的日子,被那一个又一个的梗填充起心中的无数个丘壑。现在却成了一种平淡无奇的索然,亦或是茶余饭后的幽默。


      以前我把自己比做一只候鸟,一生飞行只为寻找心灵的归宿。然而事实上,我们身上的枷锁不只有风霜雪的囚笼,还有更多的是是身不由己的江湖。我们被左右为难的并非世故人心,反而更多的人格格不入的自己。


      看过一本小说叫《岛》,在斯皮纳龙格的最深处,那些尘封多年的尘埃里,我看到了一束光。他始终激励着在最委屈时的自己,往前走,虽说不尽然是希望。


      停下来,我们会时常去羡慕一个钓客。生活总是不断的奔波,但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片自己的江湖。抛开功名利禄之外,只管守望青山和黄昏,方寸之间已然成了大道。


      然而我们却并不具备把其作为养家糊口的事业,更没有日复一日的耐心。故而我们又挣扎着,虽说狼狈,却不苟且。


      可能,我们还有太多不服气,却又无力去改变。既然过去不将就,现在也要往前走,你只要不退出,也就还没有输。可能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吧,只要我们想,一切都可以从新启航。


      想想那些曾经,有过想去流浪的日子,也想过做一个水手,与大海搏斗。等踏过一步一步艰难的步子以后,我们看到不是从容,而是一种乏味和厌倦。就像年青时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但是经历一些风雨和新奇之后,一切都变得很平常。


      我知道,虽然我现在算不得好,但也算不得糟糕。


      也许等我写《今年二十四岁》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番境界吧。但是一想到这儿,我就又感到有些惶恐了。也许到了那时候,我还好吧!


      到了这儿,我还是要感激那些与我经历风雨的人。虽说已经时过境迁了。但我还是依然记得。有时,那些拼尽全力的不尽然是抱负,有时也是一种责任,推移着我向前走。在栀子花开的时候,我大概也就忘记悲伤了吧。


      那些青涩流年里绽放过的花火,已经走向了黄昏。人生还需要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不需要祝福,也不需要苦难,既然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没有否极泰来,那么如今,命运你也好自为之吧。

      本文标题:今年二十三岁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43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