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谎言与贪婪(二十六、为了中标)

  • 作者: 万里天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03
  • 阅读8784
  •   酒店订的是机场前的一家部队酒家,包间里对方就任总自己、李哥、杰哥、还有徐佳三个作陪,任总见到杰哥估计是出乎他意料的,好在杰哥很会打圆场,不一会男人们就打成一片、开怀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任总早已和李哥、杰哥称兄道弟了。还不时的喊徐佳‘小妹’、‘小妹’的,让徐佳很想吐、老感觉是喝多了,情不自禁的恶心。

      徐佳找了借口出来透气、院子里是典型的大方块院落,两边有自留地的敞开式大棚、种的是各式果蔬,里面还有过去老式马灯、悬挂在每一个方格的菜棚里,隔着塑料凹型半包围也不难看到里面的绿色。

      门帘是用草编织的帘子、看起来古朴怀旧,有极个别门帘还是撂起来的,不知道是店家忘记放下了、还是特意展示给来往的食客看的。

      尽管快三月份了、可晚上也还是凉的,徐佳兜兜转转一会、走到前厅,酒驾上摆着的都是茅台(军供)、西风、五粮液、酒鬼酒、蓝军特曲(店家自酿)等大几样在成排的摆着。展架左侧的墙上都是用老战友、军魂、特训、老兵、新兵、退伍情深似海等命名的菜系。

      记得是从右侧出来的、还按原路就又回到包间里,桌上的菜也基本上都上满了、农家菜居多,地下歪歪躺着的啤酒瓶也落堆了,转桌上还有一瓶茅台没有打开、这三人的眼前小酒杯里还有白酒,每个人还都手把啤酒瓶子在吆喝着、看着像挺尽兴,徐佳回坐下来还没有几秒钟呢!

      任总就喊着让徐佳罚酒三杯、说是徐佳出去没经他同意。

      “徐佳、任总说的对,为了合作愉快、你怎么也得敬任总三杯啊!哈哈哈。.”李哥冲徐佳挤眉弄眼的、用手暗点起他桌前的小白酒杯(一小酒盅三钱)。

      徐佳知道李哥的好意、怕任总拿大杯灌酒给徐佳。

      “好的、真就是我的错,任总、今天我自罚三杯。”徐佳马上到摆台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三个小酒杯、放自己眼前摆好,把那已经打开的茅台给小酒杯一一倒满,然后未等任总发话、就逐一拿起,仰脖倒入嘴里,冲、辣、甜、香在食道里上下流窜。

      “好、好、好、”杰哥手搭在任总的后背上“任总、我们徐老板还行啊!”

      “不错、你们都挺义气,希望日后合作也这样一团和气啊!我们大家做事就是要有商有量啊!”任总看着比上次和奕总一起随意多了。

      徐佳没有想到这白酒也不是那么难喝、找了个农家乐拼盘里的黄瓜条吃起来、压压胃口。

      尽管眼前的俩个人配合着与任总交锋、让徐佳很放心,但现在这俩人可能也使劲全力了、能看出他们合起来的酒力都不是任总的对手。

      徐佳就必须得像菩萨一样供着这个任总,得用温润的语言来侍候着这个当权者。

      也不管茅台还是特供了,都是用来当矛的、这个盾必须得尝试让他感觉到点威力。

      在酒桌上都是一顿神拍、言辞及其肉麻、做作。

      李哥以前就说过徐佳不适合酒桌游戏,但也告诉过徐佳要记住和重要客人吃饭的一个死教条“哄死人不偿命”,徐佳在一篇营销管理文章上也看过“拼命拍马屁”的字里行间、印象极其深刻。

      今天都尝试用了一下,感觉自己好悲催。

      通过这次饭局、徐佳发现自己对这两个谨言金句、学的根本没有深入骨髓(有待提高和加强训练)。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陪好任总、看他是不是有话要说。

      徐佳进来听几位的话题始终萦绕在部队、女人、一米以下在打转,尤其是任总、对他自己的传奇猎艳充满了自豪感,津津有味的左右炫耀、唾沫星横飞,李哥和杰哥两个人是左右夹击、一对‘马屁精’精神支撑着整个圆桌。

      李哥和杰哥也用他们多年的言论积累(语音粗俗)、笑容(猥琐)配合着酒精,发力迎合任总的肮脏思想、酒桌已不是酒桌,好在这里没有未成年者,徐佳让这污秽吹的胃里酒精闹妖、憋红了脸,急速奔洗手间。

      他们是怎么练就的一身本领呢?

      就是一点点地积累、一日日的历练吗?

      在利益、权贵面前点头哈腰、迎合捧笑,即使喝醉了也不忘记精髓‘马屁精神’,自己也要继续这样照猫画虎吗?

      即便面前的这个人有多么的下三滥也要照做吗?

      吐的徐佳有些不挺个、软塌塌的,从新回到在桌上、找能压胃口的绿叶菜,言语间听到李哥暗示着饭后带任总去‘蓝泉松骨’,徐佳也装作没听见、让服务员单独切了盘黄瓜。

      这顿饭好在差不多了、杰哥摇摇晃晃起身,站起来用他的手扶着椅子走、徐佳不好去搀扶,低头继续吃着这新摘的旱黄瓜。

      眼睛的余光中可以看见杰哥定了定神、摁着胸口、脚步摇摆、目光呆滞的晃出包间。

      李哥也随后步履蹒跚地跟出去、像是不放心杰哥的摇摇晃晃!

      酒桌上就剩徐佳和任总两个人了、又或许是李哥特意留出空间让任总说出他今晚憋了一晚上的中心思想吧!

      “这个项目不大、经过几次评标,已经达到满足设计、满足招标文件啦!造价控制在一千二百万完全可以操作。”在任总说的时候、徐佳头已经不再昏沉沉了,但还装作醉眼朦胧的样子,可心和耳朵始终是像警犬一样立立着、时刻接收讯息。

      “付款方式是按进度产值拨付房子、你想办法去贷款,然后进行工程至竣工。”

      “好的、只要资金成本合理控制在利润之内,多少能剩点就行。”

      “我也知道李哥和奕总是发小、有些话你听着就好。”

      “您说、都是自家姊妹,没什么不好说的,放心吧!我这里是茶壶煮饺子、只进不出。”徐佳心理透明白、这任总是要提什么他个人的条件了。

      “我有个表弟、给我开车,他家条件不太好、孩子才小学,想办到市里来上学、可户口不是本地的,所以得需要交些额外的费用,你也知道我也是奕总的老乡,所以我让他去找你吧!你看有没有认识的教育局领导、如果方便、就权当是救助失学儿童了吧!”

      “呃……我对教育局还真没有什么路子,要不我就捐些钱直接对户帮教吧!”

      “其实学校也提出过赞助费什么的、不多,小学到初中毕业十万足够了。”

      “我明白了、这学校也不是一天毕业,项目保质期还五年呢!任总您一句话、我尽力!放心吧!”

      杰哥和李哥相互搀扶的进来、任总也说要去洗手间,李哥又忙着说陪他小心的跌跌撞撞二次出门,杰哥喊服务员结账。

      徐佳叮嘱杰哥一会去松骨、‘注意安全’,杰哥嘻嘻的坏笑说:“放心吧!我有精神洁癖!”

      李哥和任总都将车停放在这家‘军人之家’了,徐佳一个人打辆车回走,他们三人同行前往‘蓝泉’……

      本文标题:谎言与贪婪(二十六、为了中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71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