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异乡生活
文章内容页

夜场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21
  • 阅读41959
  •   夜幕拉下的时候,逐渐笼罩住了场子的四周,先前喧哗的声音,慢慢的过渡到了另一种喧闹。渐渐的人影有稀疏到密集,终究还是扯开了暗路,它正在以不可抗拒的趋势盖住了整个广场。

      广场小贩的灯光也随之亮起来,躲起来早些有而未见到的桌椅,就着灯光的无声穿插,实实在在的在黑幕中一时抽掉了许多,之后那段明光的油漆,迎着眼睛招揽着。

      空旷的场子被桌椅挤占的满满的,太拥挤了,相邻之间的空隙留给夜人穿梭其间。有学生,教师,工人,领导;有情人也有暗娼,各有各类各色的闲客,姗姗而过的瞬间或目中无人,或笑谈朝天或虚情假意。这些有好多招揽生意的,也有无可争执的,为了生意那主人在桌子旁的笑脸,伴你半生半熟半雅半熟得体的地方话。

      小贩们挣钱和烧烤,何时已被方便干净的油炸烤烹饪所代替,腾腾难以忍耐的烟,熏火烤的烧烤。油炸烤除了担心过量,使用后心火旺盛之外,但有不饱的可以多挑一些种类,或者变形的用餐方法,真可视为外出宵夜的好点心。

      生意的形式包含在有痕迹和无痕迹之中,异常肌肤过往的交易或者交易之外,另一场交易在主人与客人的礼仪接待之中完成。主人的脸上变换着期望,也同时有满足的勾打,合着灯光的流经。小贩们心里整晚整晚的盘算着收入,送走了客人相互扯淡或者嘲讽。有多少无奈,有多少冷落,转过头撇撇嘴,臭骂财神爷。一旦看到闲散的,声音原本很消沉的,那个勾人的唾液也就便涌了出来,或者肚子里的活气潮潮的凉意向客人身上袭,如果是钱总是时候放到自己的腰包里,这才快乐嘛。

      每逢天干物燥,热气不行的时候,但过量的蚊子还是能把人这种吸毒包来旋转到无人区的毕竟是少数。不自觉之中,脚还会引到肠子上来,带上娃娃的自由,让娃娃彻夜不眠的乐园,那仿照火车的公鸡,可能会把这些小祖宗送上极乐之梦,顺着眼就旁坐下,家长上一杯冰大枣什么的喝着,啪啪地将今生用心也去争强,这是你来我往的战场。

      回看那周围圈圈观望的老年、中年和少年,特别那主将二人的大义凛然或措手不及或一般的无奈,这近乎正常厮杀的声音呀的几千桥牌,手生7500打下的牌身连蚊子都哄不走。

      蚊子趁着缝隙钻到短裤罩不住的地方,一个劲的猛吸人血。

      也不知道哪个时候是高潮,因气候的变换制约着高潮的生长过程,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原本是路,只不过方便的小贩随便摆上了一点,桌椅之美顺势行情,帮助闲闲散,游客乘凉的需要稍微带上点油水。这波客人来了,那波又去了,来来去去之间不也走过人生的一个夜晚,谁也没有在意谁,或者都在过眼云烟之中闪现几次,等来日。太阳照耀霞光万丈的时候,冷落随着桌椅的平躺,从空旷之中产生了突然的陌生。

      昨夜仿佛是那么的遥远的事情,只是耳机的渣渣,莫名的渣渣之声,为什么呢?今夜又将如何走向,想来小范依旧闲散的客人,需要修整一下,囊中羞涩不怪。今晚干什么要回家的,回家要输钱的,输钱换户口进网吧,或者入超市购物,不管怎样先的客人就会从小贩的灯光中穿梭来去。

      我想有生命的总不可能安静下来,待在一个地方,那么钱便跳动着,一下一下的换着它的主人。

      本文标题:夜场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48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