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心情日记生活琐记
日记内容页

大雪中的回家路

  • 作者: 姚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30
  • 阅读295
  •   早晨,还在睡梦中的我被妈妈打来的电话吵醒了,问我有没有打电话给客运中心的人询问今天是否会发车,停了一会儿又说要不明天再回来吧,就算今天发车了路还没解冻,也不好走。这便是父母心吧,盼女儿早点回去,又担心女儿路上安全。

      挂了妈妈的电话,我便拨通了客运中心的电话,得知今天汽车已经正常运行,想着明天终于可以回家了,不禁长舒一口气。这次回家的路可真曲折,曲折的原因便是这场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

      我原本买了26号早上7:00从重庆飞往合肥的机票。25日晚上收到短信,航班将延迟2小时于9:00起飞,却在登机口等到了10:15才开始检票。坐几天上了飞机又被通知因大雪缘故,等合肥机场发来通知才能起飞,如此这般折腾,终于飞机在11:00起飞了。

      到了合肥,出了机场,本想着坐客车回家,却发现,因为大雪缘故所有的长短途客车均被迫停运了。有许多黑车在机场门口招呼人,我问了一下把我送回家要多少钱,司机大叔意味深长的伸了3个手指头,我摇摇头表示不明白,“300。”“什么!300?”对方话音未落,我便吃惊地、怀疑地、带点儿愤怒地、近乎疯狂地喊出了这么一句话。要知道,平时的客车只要30元。我在心里琢磨着,要不再等等,看看能不能搭上顺风车,可是等到下午3:00等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也没遇见和我同路的人。

      我又折回了黑车拉客的地方,其中一个司机眼疾脚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奔来询问我去哪,我说了地名后,吞了一口口水,试探性的问他价钱。“100,行不?”“行。"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然后,他就领着我去找他的车。行李放上车后,司机让我在车上等他,他想再拉几个人。

      我在车上等到四肢僵硬,他终于来开了车门,却是搬下我的行李箱,让我跟他走,我有些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七拐八拐,坐进了一位女司机开的红色轿车。里面还坐着一个男生,看上去稚气未脱,应该也是和我一样被逼无奈。看这样子应该是要走了,我有点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是去寿县的众兴镇,不是霍邱的那个嚯!“”什么!“伴随着女司机吃惊的一声,刚刚发动的轿车也停了下来,”你不是去市里的?“这一问把我也给问懵了,”我是去众兴的,不是市里。“我极力解释着。女司机似乎恍然大悟,”那个人不是骗我的吧!他说你是去市里的。“这一下好像弄明白了。女司机立马掉转头,嘴里咕哝着”回去找他算账“之类的话。我也暗自庆幸还好和她说了一声,要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乘着女司机下车找人,我问旁边的那个男生去哪,他说是去市里的安医大附属医院,我又问他和对方商量多少车费,他回答100元。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好心地提醒他去买张机场的大巴车车票只要25元,你看看能不能反悔。刚说完就被女司机喊下了车,她没有找到刚刚那个人,便要带着我一起去找他,毕竟她不能白给人家”介绍费“。我拖着行李,背着包,跟着她在机场里转悠,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感叹:”路漫漫其修远兮!“转悠了好一会儿,女司机突然两眼放光,随机两眼冒火,快步向前,抓住了前面一位正在拉客的黄牛,大声呵斥:”你真害人嚯!"对方好像有点懵,“你不是说她是去市里的么,人家是去寿县的!”“是去市里的啊!她和我说她是去市里的。”知道别人是为何事找他的,他也在极力为自己辩解。我不禁苦笑了一声,“我说的是去寿县啊!”“把我的钱还我!”女司机咄咄逼人,他似乎理亏,一边说“好好好”一边从包里掏出了20元钱给女司机。拿了钱,女司机走了,男司机也重新去招揽生意了,又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眼看着外边天渐渐阴沉了下来,我也开始着急了,走不掉今晚可怎么办啊。思来想去,只能先去市里住一晚了。

      到了市里,在宾馆里住了一晚,第二天雪下得更厚了,幸好我有一位姐姐住在这儿,我想可以去她家呆几天。在去姐姐家的路上,已经不用等红绿灯,路上只有几辆车如蜗牛般缓缓前行,可我仍能看见车轮在打滑,姐姐说,你看,市里的路尚且如此,更别说高速公路了。这样想来,那些司机问我要300元也不贵了,毕竟人家是拿命在跑啊!

      本文标题:大雪中的回家路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diary/4516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