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783/0
    2021-04-15
  • 鲁迅先生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当范蠡辅助越王勾践复国的时候,当司马迁忍辱写下不朽的《史记》的时候,当苏武十九年自匈奴返汉的时候,当郭子仪起兵挽救大唐的时候;当岳飞驰骋保…[浏览全文]

  • 3878/1
    2021-04-14
  • 《玉兰花开》初见玉兰,是在美丽的青岛。那是数年前,参加省劳模疗游。因暂离了日复一日的重复,心情格外愉悦,愉悦的如孩童纯真的笑脸,更如同凌空轻舞的紫燕。恰在此时,初次见到玉兰。初到青岛正值午夜,翌日清晨,在鸟儿啾啾的唱和声中,我尚未睁眼,一缕淡淡的清香沁入心…[浏览全文]

  • 3922/0
    2021-04-13
  • 我的家风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句古语就很好的说明了秩序的重要性。家风,一般指一种由父母或祖辈提倡并能身体力行和言传身教,用以约束和规范家庭成员的风尚和作风。家风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名片,是一家的道德准则,是一个家必不可少的部分。家风—…[浏览全文]

  • 23107/0
    2021-04-12
  • 哦,石楠!搬来新家的第一个春天,早晨起来上班到车站途中,也就是出小区大门过马路到对面十字街口路过的街角,石楠花一树一树的繁茂密缕的红着,还有那转角高处之前还包裹着养护的景观树,竟然也开满石楠红的花,那种红,是所有红色中独特的色,不艳不偏也绝对不暗,也不是中…[浏览全文]

  • 28044/0
    2021-04-09
  • 豆娘我考到师范学校的那年,有一晚被蚊子咬了九十九个红点,全在两个膝盖上。九十九个是细叔婆说的,估计也就是胡乱一说,她就那么一瞥,数也没数就啧啧啧的感叹。我数不清也懒得数那红点,觉得这没什么,我醒着的时候,咬我的蚊子多数被我打死了,我睡着了蚊子咬我我也不知道…[浏览全文]

  • 32377/1
    2021-04-09
  • 我有时候会痛感自己的笨拙,在心底埋怨自己不是一个能够把自己的一些臆想,通过绘画的方式表现出来的人,而只能够用文字基本表达和记录一些属于自己心之所想的东西。譬如,今天早上,我想,倘若我是一个能够用用画来展示自己内心心仪一处幽静小屋,那将是令我这个凡胎肉体之人…[浏览全文]

  • 40786/0
    2021-04-08
  • 走过岁月,感念人生,一路上,谁终究和谁遇见,自有缘分打点。但是,这一场场遇见,谁和谁仅仅只是谋面,便如浮萍,自付漂泊;谁和谁相安,走过千山暮雪,仍旧不离不弃,陪在彼此的身边,却是要经过千番磨炼,若是经不起岁月的风尘,经不起春去冬来的严寒,经不起容颜老去的变…[浏览全文]

  • 46141/0
    2021-04-07
  • 下街尽头转角有剃头的,剃头的跟村里的不一样。脸盆放古色的架子上。洗面帕子很旧,灰暗得看不清上面的花纹,有洋碱的香气,并没有别人留下了的汗臭。老匠人驮着背给客人修脸、刮胡、扒耳屎,温热的水洗脸,一遍再一遍。村庄里来的赤脚汉子,满身的牛尿臊,把牛绳远远的系在马…[浏览全文]

  • 45455/0
    2021-04-07
  • 1倚栏,观天,胸襟倏然辽阔,谁还稀罕正常的逻辑。晨光里,恼人的残冬已经过去,花园中有太多的空虚,湛蓝色的穹窿无边无际,隐隐约约地清香。一帘柔嫩的早春,沁透了人生,是谁心上的牵挂。柳色迷离,尚带几分轻寒,守望时,新鲜的日子有些冲动。路让风景变了,阳光里,一丝…[浏览全文]

  • 53369/2
    2021-04-06
  • 1远看,是一把巨大的绿伞,屹立在高高的河岸;近看,是一棵巨树,古老而又苍劲。巨大的躯干,拔地而起,伟岸的耸立。抬头仰望,望不透,遮天的绿盖。四周,庞大的根系,青筋暴露,龙爪似的牢牢抓住河岩,坚如磐石,风吹不动,雨打不动。真是一把巨伞。故乡,到处是一片炙热的…[浏览全文]

  • 53700/0
    2021-04-03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外孙正朗读着课文,忽然放下课本问:“姥爷,书上说床前明月光的“床”是指水井围栏?水井是什么样的?”水井的样子,现代的小孩大概只能从书本或影视作品中去寻找了,而对于我们这代人以及我们的祖…[浏览全文]

  • 74808/1
    2021-03-31
  • 欲望之心,让你不认六亲,私欲之中,天理所寓,有时你让人伦颠倒,让情感反转,将人类智商玩弄于股掌之中,尘世翻唱的跌宕起伏,将"三纲五常″述评得无所不能其极。也有时世事无常,你兴了水泊梁山,狂了五胡乱华,张扬了努尔哈赤,多情了吴三桂,你凉了李煜的虞美人,你瘦了…[浏览全文]

  • 71449/3
    2021-03-30
  • 从初中开始,我就离开了村子,到县城上学去了,也就在那一天,娘特意在村口的小路边栽了一棵柳树。每到星期五晚上,娘就守着小树傍,望着县城的方向,瞅着我一点点的由远及进、由小变大,快到跟前,娘兴奋地迎上去,取下书包,摸着我的头问寒问暖。到了星期天,娘又把我送到村…[浏览全文]

  • 84245/2
    2021-03-27
  • 1小时候,站在家门口眺望,那几十里路遥,横亘东南天际的云雾山,便是我目力所能即的远方。听大人聊天,知道院子里好多漂亮、能干的媳妇都是从云雾山那边的丹凤场嫁过来的。过年过节,女人们就要带了男人、孩子回娘家,又带回许多新鲜的消息回院子,欢欢喜喜去,又欢欢喜喜回…[浏览全文]

  • 85736/2
    2021-03-26
  • 不知是哪一天,也不知是哪一年,很多东西在悄然流失,而有的则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生于乡下长于长下,乡下过年的趣事丰满了我童年的生活调色板,也正是这些趣事滋养着童年的我迈向一个又一个新年。乡下过年的味道确实有意思,浓得像一团存封多年的老酒。大年初一是一年的…[浏览全文]

  • 92430/1
    2021-03-25
  •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感觉身体会不时出现各种毛病,尤其是近几年来,视力不断下降,工作和生活受到较大影响。以前还没意识到眼睛的重要性,现在总在不断反思,进一步了解它的功能,知道了眼睛是视觉的感觉器官,并且双眼是感观中最重要的器官,具有视觉效果、传送和认知三大作用…[浏览全文]

  • 102686/1
    2021-03-24
  • 党啊,亲爱的母亲——题记:中国共产党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带领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作为一个中国人,一名普通党员,感受到了中国的巨变,享受到了所带来的系列红利,由衷地骄傲、自豪、兴奋。在党100周年诞辰之际,特写此文。184…[浏览全文]

  • 106449/0
    2021-03-23
  • 1“出粉儿了!出粉儿了!”一大清早,张队长就扯开喉咙在喊。一骨碌,从被窝里钻出来,哪怕冷得打了个激灵,还是毫不迟疑的把衣裤往身上一笼,出了门。太阳已经红朗朗的从东方升起来了,爬过了生产队养猪房的屋顶,像婴儿的脸一般新鲜,圆溜溜的,红嫩嫩的。屋顶铺了一层白霜…[浏览全文]

  • 102320/1
    2021-03-23
  • 这几天,春意愈加浓烈。护城河边柳枝袅袅,抚过满树海棠花,也扰动了我的心。我决定回老家一趟,看一看春光下的老屋、老街和那片广袤的田野。老家长住的人已不多,大部分搬到了城里,留居的基本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午后的阳光十分明媚,街上却鲜有人来人往。我沿着凤凰坑施施…[浏览全文]

  • 103354/2
    2021-03-23
  • 小时候,家家户户以烧柴为主,需求量大,柴火短缺是常事。每年秋天,我都会去漫地里捡柴火。这柴火,其实就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叶子,已行走到生命极限的树枝,或是生长在田间地头的零星灌木。放学回家,拿起竹筐,架一个竹耙,搭上肩就走,哗啦哗啦满野地瞎转悠。在本来就光秃秃…[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