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86/0
    2019-03-22
  • 春的底色是绿,是四季中最令人陶醉的新绿;这绿,却是春雨洗出来的,你想过吗?春的洗礼往往在大年三十晚上就开始了:迎春的爆竹向万物宣告了春的来临。无怪乎年年春节咱这儿都雨兮兮的,可别抱怨——那是春的洗礼哦!春雨带着苍天的嘱托将万物沐浴,这可是滋润到心田的甘霖哦…[浏览全文]

  • 769/0
    2019-03-21
  • 狂风暴雨,折滕了一夜,几声春雷,惊了黎明,扰了清梦,今日春分,春来三分暖,早早起了床,洗洗漱漱,趁着雨停的空挡,出了门,匆匆到了公交站,等车,站台已挤满了都赶着上班的人,车终于来了,挤上车…刚上车,雨又下大了。一点一滴落下,弄湿了车的玻璃。我坐在车里,悠闲…[浏览全文]

  • 13711/1
    2019-03-21
  • 江城胜景黄鹤楼刘懿波才上滕王阁,又至黄鹤楼。今春,本是一个烟雨弥漫的季节,而我却有幸游玩了江南三大名楼之二。从年初雨雪中登临滕王阁的那天起,茫茫苍穹就好似掉落了当年女娲补天的五彩神石,淅淅沥沥的春雨绵绵不断,一下就是一个多月,直至三月中旬才见到久违的太阳公…[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19
  • 花灯广场是弥渡县在县城中心建设的第一块占地面积超万平方米的公共活动场所,也是弥渡县开展公共文化活动的主要场所。花灯广场位于弥渡县城中心闹市区,呈大正方形状。广场西边建有一宽大的演出舞台,紧靠演出舞台后面有一弧形浮雕墙,浮雕墙上的浮雕展现的都是弥渡的历史渊源…[浏览全文]

  • 11213/2
    2019-03-18
  • 文/秋梓年复春来春意早,春意阑珊寒料峭。轻挽三月看芳草,翠枝待绽杨柳笑。桃林十里花夭夭,且羞,且媚为谁娇?——题记【一】一季梅花踏雪而去,别了凌霜,别了傲雪,别了那丝最后的眷恋,别了那抹殷红留下的最后暗香。习习煦风吹卷珠帘,惹得红妆痴心荡漾,相思凭栏。醉了…[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17
  • 夏锄是一幕海市蜃楼:当大地被激烈的太阳暴晒,那升腾着的水蒸气,在广阔的大地,向天际蔓延。造物主将万物幻化成飘飘渺渺,影影绰绰画面,将我们置身在仙境之地。我们云腾雾绕,似乎在九天揽月,又似乎在五洋捉鳖。凌晨,一阵剧烈的“瞿,瞿,瞿”的哨子声,冲破初夏的宁静,…[浏览全文]

  • 6811/0
    2019-03-15
  • 与马光论“狗”当前中国画家面临的一大困惑在东北书画界提起马光,那是很有名气。这名气与“狗”密切相关,因马光画狗很有成就,甚至很多人称其为“狗王”。3月14日,到马光画室喝茶神侃,主题就是论“狗”。马光,1958年生,沈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美术家协…[浏览全文]

  • 6972/0
    2019-03-12
  • 从赵孟頫“热”想到文天祥“冷”一个士兵的战斗意志相比一个文人的艺术价值近年,看了几次不同类型的中国古代画展,赵孟頫的画作都跻身之列,不能说赵孟頫画作造诣不深,也不是说赵孟頫的画作不应参展,更不是说追捧赵孟頫画作的热度不该。可总觉得还是有点什么东西梗塞,不由…[浏览全文]

  • 6811/0
    2019-03-06
  • 雪韵今年的雪来的比较晚,因家中隔天要办喜事,看天色阴沉,便急忙驱车从单位往回赶。天色越来越暗,傍晚时分,天空便飘起了雪花,先是一小朵一小朵,如柳絮般轻轻地飘扬,而后越下越大,紧锣密鼓,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纷纷扬地飘落下来,不长的时间,路过的城市,乡村全…[浏览全文]

  • 13112/0
    2019-03-05
  • 文/秋梓隔空离世的容颜,是谁缱卷了流年。断肠十二阑干,是谁寂寞深闺悲画扇。是谁乱弹琵琶弄清影,是谁对月轻吟声声叹。是谁望月崖上箫声意阑珊,是谁风花雪月里独舞断魂剑。是谁把梦碾碎,洒落一地离殇。是谁用泪研墨,写下相思凄凉。是谁醉里挑灯看剑,醉了一世流年。清风…[浏览全文]

  • 8201/0
    2019-03-03
  • 塞外三月,淡泊、清新,诗意而灵性。风的呢喃、雨的清寒中,迎春花开了,阳春三月的底板上,又多了一道温婉的暖色和诗意。阳春三月,是“暖阳高照、春风和煦、百花争艳、鸟语花香、万木争荣、万象更新”的大好季节。阳春三月,有多少人期盼已久,等待了一年四季,怀揣梦想,迫…[浏览全文]

  • 8244/0
    2019-03-03
  • 西域三月,春风拂过的田野,草色青青,发出芽儿,欢快的鸟儿,在田野里,飞来飞去,相互追逐,玩耍嬉戏。远看天山如黛,连绵千里,起起伏伏,巍然屹立,直插云霄,气势雄伟无不惟妙惟肖,让人难以忘怀。近处奎屯河畔,潺潺流水,清澈见底,忽然之间,微风吹过,仿佛可以清楚的…[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2-28
  • 风正气爽的深秋,我与小阿姐商量好,去武汉看望大阿姐。先由我驾小车从普陀东港出发到宁波,转乘飞机去武汉天河机场,再坐地铁体验一把城市交通的快捷。开开眼界。小阿姐七十多岁。过了年我也到“古稀之年”了。两个老人出远门,难怪年轻人不放心。何况“出门阿里1,不如窝里…[浏览全文]

  • 6810/0
    2019-02-28
  • 惊蛰,袁世凯和崇高的理想“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据说,袁世凯曾作诗《言志》一首以自勉:“眼前龙虎斗不了,杀气直上干云霄。我欲向天张巨口,一口吞尽胡天骄。”好像志气英姿蓬勃而出。之后其政治生涯中的英猛、钻营、果断、投机,成就了他“事业”的巅峰,他具备了一…[浏览全文]

  • 6811/1
    2019-02-28
  • 这么些日子了,二月的雪该当化尽。那些春节的鸣响,也该渐没了声息。悠然着岁月的孩子们,也该背上了他的书包,去教室里读出朗朗的书声。职场里,还飘忽着的,也该开始了一年的奋进。因为,三月即将来临。早春的三月,桃、梨已经起蕊,兰花们,或许已完全的睁开了她们的眼睛。…[浏览全文]

  • 19412/1
    2019-02-26
  • 1970年5月29日,对我们这批老三届的知青来说,是人生的大转折,也是人生的一个新起点。我们即将背井离乡,奔赴边疆。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去“大有作为”。早上起来,阳光灿烂。胸前挂上“舟山知青”的布徽,在家人和朋友们的簇拥下,来到了沈家门教场汽车站。到处红旗…[浏览全文]

  • 6813/1
    2019-02-18
  • 好久没有吃到肥猪肉了,心里老记挂着。每到吃饭的时候,特别想吃上几块肥猪肉。吃不上肉,心里空,嘴里馋。总是想起那油煌煌、甜嫩嫩的肥猪肉。想着想着,口腔里都是满满的口水了。1970年5月,我吃了一顿肥猪肉。那是在舟山老家,母亲知道我报了名,要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浏览全文]

  • 6810/0
    2019-02-18
  • 大钵子甜酒刘懿波“甜酒,甜酒,小钵子甜酒……”古城长沙,巷子深处,时常可以听到一声接一声响亮清脆的吆喝。瞬时,阵阵诱人的醇香伴随这幽长起伏的叫卖扑面而来。其实,湖南制作甜酒的历史十分久远。相传自南北朝起,汨罗长乐镇的甜酒便已声名鹊起,享誉四方。可见,于三湘…[浏览全文]

  • 6810/0
    2019-02-16
  • “癌”,是个棱棱角角的字。这个字:恶心、凶险、可怕。我用“它”来代替这个讨厌的字。有人看书碰到“它”,会迅速将书页翻过去,生怕由字传染到人;又有人操作电脑时遇到“它”,会立马选择退出。好象字会辐射到人。真是“谈它色变”。心为之颤抖。把“它”掰开来研究:外面…[浏览全文]

  • 9625/0
    2019-02-12
  • 东风恶,烟花冷,月光残,细雨渐远,悲风呜鸣略泛浅,泪眼婆娑怎能眠?浮世欢,红尘梦,醉花荫,烛光渐暗,流年似水淡如兰,经世繁华梦几多?——题记轻泼墨,轻描初次相遇那一刻的惊鸿一瞥,轻弹素纸,怎知?烟雨红尘染了一世悲鸣。把剑舞动,斩断今生相思,不再等待那一世花…[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