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8/1
    2018-02-22
  • 孩儿的生日,娘亲的苦日!小的时候,不懂得多少事,只记得每年生日那天,母亲都为我格外做点好吃的饭食独享。这不是我的唯一特供,除了母亲以外,家中每个成员生日这天都是这种待遇,其他人都吃普通饭菜。长大了以后才懂得母亲这么做的缘由。孩子的生日,大概都是利用可口的食…[浏览全文]

  • 78/0
    2018-02-21
  • 三月初,生命的迹象随处可见,亮黄的迎春花,粉红的桃花、杏花,含苞待放的柳芽,翠嫩的小草……,略带寒意的微风,唤醒沉睡的季节,捎来春的信息。草木一秋,每一棵草木有生命的希翼,无论多么高大!人活一世,每一个人都有生命的权利,无论多么弱小!生命的起源是母亲,生命…[浏览全文]

  • 85/0
    2018-02-21
  • 我们隔壁家的姑娘叫小薇,姓赵,与影星同名。小薇活泼得要命。平时只要是她回来,我们好几层的邻居们都能听到动静,不是把门拍得咣咣响,就是哗哗地晃着钥匙。上初中第一学期,小薇放学骑着自行车与男同学飙车,把拐弯的电动车撞报废、驾驶员肋骨骨折好几根,自己腿上打了石膏…[浏览全文]

  • 196/0
    2018-02-21
  • 戊戌狗年春节就要过完了,我因为初六单位值班,必须提前一天回去,初四晚上陪母亲吃完饭,翻看着台历上已经过去和即将过去的日子,我嘴里念叨着:今天凌晨雨水。母亲把耳边的白发向耳后拢拢:“是啊,七九第六天喽,我们小时候那会儿,听着老辈们讲着南方的海神和北方的山神两…[浏览全文]

  • 137/1
    2018-02-20
  • 过山海关一直往北,来到崇山峻岭,莽莽森林,从品茶拉呱谈心到饮酒会客交友,地域的迁移,气候的差异,人文习惯的改换,令人感知一种脱胎换骨的觉悟,耳目都为之一新。表叔身材魁梧,地道的中原大汉、却是被东北民俗完全同化了的外乡人。他性情粗犷,为人豪爽,热情好客,交际…[浏览全文]

  • 989/0
    2018-02-19
  • 2012年秋,我到山西平遥访亲。见到远房的叔父,大家都说他好奇尚异。刚进门的时候,他犀利的目光盯视我良久,逼得我有些心悸,然后决然地问我”是不是总梦见一条望不到边的长河,河中央的船上还有一个看不清的老人朝你挥手,那个人就是我。”我当时只觉得他的话无知可笑,…[浏览全文]

  • 2743/0
    2018-02-16
  • 暮色沉沉,村庄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烟雾,青山的轮廓慢慢褪去,淡淡的轮廓线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夜色已深,家家户户在灶台忙碌,炊烟弥漫。推开厚重的木门,抬头看见白墙上挂着的木钟,时针指向十点,木钟发出清脆而悠扬的整点报时。灶台上有一碗早已凉透的腊八粥,端起粥,…[浏览全文]

  • 2737/0
    2018-02-15
  • 春节到了听说过去的一个老校长,昨晚中风住院,比第一次还严重。我当时正在吃晚饭,只礼貌地问了一句,不行我去吧,怎么样啊?但是内心想,我的家人患病,尤其是当年因其变故的时候,他又做了些什么呢?为何挡一个年级二十多岁的去路呢?我怎么能忘记呢?尽管不是一个睚眦必报…[浏览全文]

  • 3043/5
    2018-02-12
  • 著名理学家朱熹题泉州开元寺一副名联“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说的是泉州开元时的胜景。时下,物质越来越文明,“圣人”却越来越少了,倒是“盛人”和“剩人”越来越多。什么是“盛人”,我想是指那些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人;“剩人”则是在别人眼里感觉多余的人。前…[浏览全文]

  • 2753/0
    2018-02-11
  • 平生第一次,也是截今为止的唯一一次滑雪,是十年前的事了,虽说时间已过去十年,但当时的情景,尤其是一些"笑点"却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一天,我的几位同事说想去滑雪,问我去不去,我当即毫不犹豫地回答:"去啊,滑雪很好玩,当然去啦!"其实在那之前,我还从来没有真正滑…[浏览全文]

  • 2738/0
    2018-02-11
  • 难忘“金子黄”聂炎如我喜欢牛,白打六、七岁便和牛做上伴了。那时,生产队饲养的一大群牛,我和小伙伴给它们全都取了个形象逼真的名字:那犄角像细钢叉的“叉犄角”;那走起路来迈着八字步的“八字脚”;那八鞭子也打不出个快步的“钝牯子”;那好发脾气的“颠子牛”;还有毛…[浏览全文]

  • 2791/0
    2018-02-09
  •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随着年关将至,各种慰问接踵而来。对于这些慰问,有的或许群众所求,有的或许是政治所需。从事工会工作多年,对这种程式化的慰问有些麻木了。因为,关怀和温暖虽有着暖人的温度,但也非常有限度。特别是对于一个真正困难的家庭…[浏览全文]

  • 2882/4
    2018-02-08
  • 我把女人分为两种,读书的女人和不读书的女人。我不认为读书的女人就美,但我一向以为美丽的女人和读书的女人定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或是山间,或是在草原,也许会在弯曲小路的尽头,或在花香流水的深处。想必是现在读书的女人少了,不太容易哪里都能随便就见得到。那些低头玩…[浏览全文]

  • 2733/0
    2018-02-08
  • 我越来越觉得,时间珍贵,生命神圣。因此,切勿耽搁一番美好!我在四月的草长莺飞里茫然不知所措,醉沐五月的温风和煦,在一阵初夏的花香鸟语里,遵从心的召唤,来到了恒奕。走出地铁,我被屹立在眼前雄伟壮观的“长城大厦”细细打量,一种“近乡情怯”的情感涌上心头,唤醒了…[浏览全文]

  • 2956/2
    2018-02-07
  • 又见红薯飘香初冬的暖阳从山后边爬上来,透过门前的小树林,懒散地照到了院子里。母亲将煮熟的红薯加上桔皮紫苏捣成红薯泥,然后在自制的小木板上开始刮红薯片。院子里升蒸起的白雾一簇一簇,在阳光的照射下,与对面的群山相互映衬,有点像西游记里孙大圣腾云驾雾的场景。小女…[浏览全文]

  • 2735/0
    2018-02-06
  • 我是金银湖畔的水杉,生长在这里有几十年了。二十年前,我们可是这里方圆十几公里之内的制高点。四周的景色尽收眼底。我的脚下是灌木林,灌木林里是疯长的藤蔓和野草。我看见湖面被填了又挖开,现在的湖底还有一间没有拆掉的小房子。养鱼的人走了,湖边养羊、养鸭子的人也走了…[浏览全文]

  • 2854/2
    2018-02-06
  • ——听缪晓铮琵琶《烟愁可卿》有感梦如蝶,抱膝沉睡旧诗阙;诵如乐,脑海唤醒陈香屑。明月懒升起,惊艳一世界。沉睡太久的蝶,初醒。月色朦胧,如梦似幻,谁在诵读:“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闻声翩…[浏览全文]

  • 2913/6
    2018-02-05
  • 樱花红陌上/柳叶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一场春雨打落了遍地樱花,又是一年情感空朦的绝望。分别四年后的今天,我来到当初与你邂逅的地方,为伤逝的爱情作最后告别。我将启程,去一个你目光不能所及的地方,让市井纷杂的喧嚣安抚我孤单寂寥的心灵。生命如流沙,青春…[浏览全文]

  • 3077/2
    2018-02-04
  • 一如你洒脱而沉重的选择,那是你创你歌的自由。不计其数的伤痛之后你认为你无法再继续拥抱生活,所受所感皆是无奈和被迫。不算是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经历偶尔也会刺痛你那细腻不失敏感的神经,像是被生活抓住了弱点进而被卡在无法挣脱的瓶颈,你流着泪说着你不再会屈服,可能你不…[浏览全文]

  • 2761/1
    2018-02-04
  • 清晨上班途中,驾驶在城市三环路上,只见道路两旁建筑工人头戴橙色安全帽忙碌着,高耸的大吊车一上一下地工作着,传来阵阵的机械轰鸣声,据说城市规划要打造三环,为了缓解日益严重的交通堵塞状况,要修多座高架桥,三环两边的城市建设那真叫个如火如荼。但见城市环卫工人蹲在…[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