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654/0
    2019-01-05
  • 高和义市老干部局《改革开放40周年应征文诗稿》故乡游记高和义从街里乘公交车,在南屯基下车没有转乘公交汽车,便徒步向东边沿着水泥路向东走去。头好几天就想去当年工作过的五道岗乡那里观光一下,重游一下五十年前工作过的地方。我漫步走着,一边赏景,一边沉思当年在那里…[浏览全文]

  • 7871/2
    2019-01-04
  • 2018年的第一场雪刘懿波昨夜,一场久盼的瑞雪已如约而至。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飘飘洒洒一直下到天明。清晨,我还躲在被窝里观窗景时,这场早到的冬雪就已打乱了生活的节奏,微信朋友圈糟成了一团乱麻:嘴馋的要吃火锅,炫富的要穿貂,臭美的要拍照,浪漫的要写诗,单身…[浏览全文]

  • 6527/0
    2019-01-02
  • 郁郁葱葱的红枫树红枫,品种较多,枝序整齐,层次分明,树姿轻盈潇洒,因而广为栽培。红枫,又名“红叶羽毛枫”,为槭树科鸡爪槭的变种,是落叶乔木,树高可达9米。树的枝条,光滑细长,掌状互生,叶片长椭圆形至披针形,叶缘有重锯齿,树的“幼枝、叶柄、花柄”,都为红色的…[浏览全文]

  • 6578/0
    2019-01-02
  • 平凡不俗的黄瓜花开黄瓜花开,是金黄色的,一串串、一簇簇、一丛丛,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的艳亮。黄瓜花开,花瓣大多是五瓣,金黄的五星,高兴的有六瓣,特别高兴时会开出七瓣来。也有八瓣的,十分的好看。黄瓜花开,笑得盈盈的,默默地不出声,而且十分的窃喜,一阵阵微风吹…[浏览全文]

  • 6930/2
    2019-01-01
  • 和谐号高速列车撩起轻雾,闪入了长江北岸,我以双臂亲亲地拥抱故乡,一袭柔软煮沸了我的血液。这是在小风旷度的冬季,这是一个缠绵的阴天。故乡啊,我依旧缓缓行走在千萦万绕的梦里,醉于您的秀水,醉于您的沃野,醉于您的农家画楼,醉于您的剽尘小路,醉于您的青春阿娜。思念…[浏览全文]

  • 5654/0
    2018-12-29
  • 潇湘槐市异军突起始银城——记益阳市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刘懿波小城益阳,又名银城。背靠雪峰观云梦,半成山色半成湖。她伴资水之侧而立,依雪峰余脉而生。裴亭云树苍翠欲滴,会龙栖霞葱茏如绣。居高遥望,宛若一头翘首东望、伏地待跃的卧狮雄踞大湖之南。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浏览全文]

  • 5652/0
    2018-12-27
  • 冬的意蕴更浓了,雨几乎一直没有停过。是冰雨吧,送别的时候,打在我的身上,透心的凉。而屋顶的玫瑰花,花瓣上凝着雨滴,这一日,它们就那样彼此依偎着。窗上的雾,覆盖了每一处细微,外面的万家灯火,似乎都与我隔绝了。从此,我与你,也永隔了似的。你尽沐着你的阳光,身着…[浏览全文]

  • 35671/1
    2018-12-27
  • 老房子里的故事刘懿波可以说,一处房子就是一个深情的故事、一页沧桑的历史或一方水土之文化。其间,住满了乡情,沉淀了岁月,承载了我们太多的家国情怀。诚然,水是生命之源。自古以来,人类就懂得伴水而建,择水而居。家乡地处洞庭湖中心,是全国唯一人工围垦而成的湖垸。和…[浏览全文]

  • 9271/0
    2018-12-21
  • 你可知晓,在卧榻灯开及寒道满边,花在飘飞主卧的顶灯不亮已久,计划收拾修整,一回未果,又长期不用,一盏小小的台灯,足矣,温柔如爱人收敛的眼神,我们归来收敛而凝练的宁静,安逸。爱人端来的飘着细碎菊花的茶水,气烟冉冉,灯下飘升。我注视着它,像端详我们十四周年来的…[浏览全文]

  • 6474/0
    2018-12-20
  • 文/敏敏大河其实并不大,只是长,长的经过很多村,串连了很多村子旁的沟沟塘塘,那气势,就像它是老大,那些沟塘是跟着它跑的小兵。因此,它的名字就叫“连沟河”,但村人又都惯于喊它的土名“大河”大河有多少岁数,我并不知晓,自有记忆,它就在了。儿时的记忆里,大河水很…[浏览全文]

  • 6963/0
    2018-12-20
  • 剑之跋,这市井人物,生错了时代他是一个宝贝似的,一把珍重的剑,那种杨志的刀、鲁迅的铸剑似的,真不愿意打开它,看它的光芒在黑暗中月光忽然在帘外闪现,因为他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经历,几赋传奇。然现在,他坐在我的身边,和我一块儿端起啤酒,一饮而尽。一个陪酒的女孩…[浏览全文]

  • 6390/1
    2018-12-18
  • 这辈子要说对某一种食物有特殊情结,我想是饺子。小时候爱吃饺子,对我来说饺子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七十年代的兵团,没有反季节蔬菜,也没有农贸市场,一年四季地里长出什么,饭桌上才能吃到什么,新疆一年有半年都天寒地冻,想吃肉,得等到冬天过年前连队里…[浏览全文]

  • 10608/1
    2018-12-13
  • 从大禹治水到宽容和沉默摩托车的大灯一直未去修理,只雾灯桔亮,或者转向的血红的灯,不是为我打开,防范尾后可能的危险。立冬之后的戌时,没有月亮星辰,远处是昏黄的加油站的几抹光亮,再就是对面刺目、不知何质量的客货汽车。我明显觉得冷,知道轮下的郊区和这些孤凄的寒凉…[浏览全文]

  • 11068/0
    2018-12-13
  • 迎风摇曳的橄榄树橄榄树,木犀科,亚热带常绿乔木,耐旱,耐寒,是生长能力很强的长寿树种。全世界橄榄树的栽培品种有500余种。橄榄树,枝叶茂密,可作为庭荫树、行道树或观果树;橄榄果实食用、药用皆宜;橄榄油被人们誉为“液体黄金”。我国从20世纪60年代引种,现已…[浏览全文]

  • 10580/0
    2018-12-13
  • 蓬蓬勃勃的南瓜花开南瓜花开,身姿昂然,迎接太阳。在枝头铺展一缕黄骨,十分的高贵,十分的华丽。南瓜花开,一簇又一簇,一丛又一丛,内敛而不妖娆,淡定而不火辣。美丽的花儿,十分的好看、十分的惊艳。南瓜花开,顶着晶莹的朝露,鼓着娇嫩的腮帮子,吹着美丽的金喇叭,热热…[浏览全文]

  • 10964/0
    2018-12-13
  • 记忆里的放花车一辆看是不起眼的纺花车,跟随着几代人,在岁月的长河里,转动了几十年,承载着几代人的喜怒哀乐,传递着几代人的感情。在新疆兵团第七师天北新区毓秀里社区,笔者奶奶居住的客厅里面,摆放着一台悠久历史的放花车。听奶奶说,这一台古老的放花车,已有上百年的…[浏览全文]

  • 7877/0
    2018-12-12
  • 晨曦与秋风相拥,草露与鸟雀对语。树荫与疏影徘徊,明月与朝阳同辉。天蓝,水碧,风凉,晨净,林荫小径,我与阿狗同行,米洛湖畔,岸柳轻拂,树叶又落了一些,路边偶遇浅黄浅红小花,也铺了一地。荷塘半池碧绿半池黄,偶有几朵睡莲慵懒地开着…散着淡淡清香,我情不自禁去细细…[浏览全文]

  • 6726/0
    2018-12-11
  • 1大雪节气的当天,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七日上午,一场雪飘落江南,细细碎碎,犹如粉粒;轻轻悠悠,好似鹅毛。天与地柔柔软软,黄山,上海,都在新安派的笔端,三千年清魂望不尽曚昽,无语的时局倏然跨进又一个世界。玫瑰带雪开,鲜红染透了所有的诠释,好像佛祖披一身哈达,也似…[浏览全文]

  • 6946/0
    2018-12-08
  • 恋*雪――紫莲南方的冬天不似北方寒冷,盼着下一场大雪,今早起来擦拭雾朦朦的玻璃,天空还是阴雨绵绵,寻不见一丝丝雪的痕迹,失望的呆呆靠在窗前,一幕幕幻境在脑海里翻涌,浮现……开窗那一刻,满是白皑皑雪花飘舞,柚子树挂上白霜,一串串脚印在雪地上那样清晰,想象中的…[浏览全文]

  • 7301/4
    2018-12-07
  • 有一种心结叫人到中年刘懿波中年,倘若像林语堂先生所言,人生世上如岁月之有四时,即为秋。然而,于秋,却有两种相去甚远之境况。如果春华秋实,那么中年肯定如他笔下之言: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诚如另一位大师梁实秋先生所说:他们的生活像是在饮窖藏多年的陈酿,浓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