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817/0
    2019-09-14
  • 在群星璀璨的唐代诗人中,较之于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新近,我更钦敬诗豪刘禹锡。此乃偶然读到他的《酬乐天咏老见示》所至。在暮年的悲催境况中,面对眼疾、足疾的现实,他仍能于困窘中看到契机,破阴霾而展望霞云;挥洒出“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的豪壮诗句,的…[浏览全文]

  • 19225/0
    2019-09-07
  • 素素美美的韭菜花开韭菜花开,露出了无数白色的小花蕾,聚在一起欢舞着、跳跃着,如同漫天繁星,但仔细瞧瞧,又觉得和蒲公英种子上的伞盖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蒲公英伞盖的支架上顶的都是一簇簇小绒毛,而韭菜苔的伞盖支架上,顶的都是一朵朵可爱的小白花。韭菜开花,乳白色的…[浏览全文]

  • 18916/0
    2019-09-07
  • 四季常绿的樟树笔者的家乡新疆兵团第七师天北新区,街道两边栽满了大大小小的樟树,每一次,每一天,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假,笔者都会看见一棵棵樟树,笔直地挺立在街道两旁,好像是英勇的卫兵,守卫着美丽的城市。樟树,所有的丫枝都努力向上,没有横斜和下垂的,从不作婆娑之态…[浏览全文]

  • 18875/0
    2019-09-07
  • 美食凉皮烈日炎炎的夏日,蒸笼一样的温度,折磨的人们茶饭不思,曾经是老饕的笔者,也没有了以往的好胃口。这个时候,不由得想起团场连队的凉皮,对于天南地北的食客来说,真个是“不吃不知道,一吃忘不掉”。经常见食客是满唇红油,用纤手给辣出来的舌头扇风的娇态,让人是忍…[浏览全文]

  • 18620/1
    2019-09-05
  • 信一从手中寄出,心中就有了些许茫然若失,那个收信人何时能够收到,她又会怎样细细品读,然后随信慢慢深深陷入思念漩涡?其实我并不是个勤于写信的人,至少这四年来我并不习惯这样,因为现实中有太多的通讯选择,所以曾经最拿手的,如今反到变得生疏起来。我甚至以为此后再也…[浏览全文]

  • 30506/1
    2019-09-04
  • 灌水望月时近中秋,车过灌水。忽然瞥见山上一白色花冈岩围栏的开放式建筑,“灌水烈士陵园”的金色大字若隐若现。遇烈士陵园必瞻仰。我停车,怀着沉痛而敬仰的心情拾阶而上。这两层三级的开放式建筑,足有三层楼高,总面积约三个半蓝球场大小;大气质朴,庄严肃穆;依山而筑,…[浏览全文]

  • 36187/0
    2019-09-01
  • 一场秋雨一场寒,成都很快的,从八月中旬至现在,仅半月的功夫,便由小小火洲,即入秋凉了。初来蓉城,将作为大学新生又常年生活在亚热带高原的侄女,多有些不适应,总觉到,这空气,是要使人发抖的。是啊,虽为初秋,却像深秋一样的寒着人的心了。成都的秋天,时常是这样让人…[浏览全文]

  • 35190/0
    2019-08-31
  • 驻村的日子过得飞快,三载春华秋实已成往事,花香未消,蝉鸣犹响,转眼已是稻谷黄,板栗熟的初秋。夏末秋初的谷黄时节,有些日子不下雨了。只有日复一日的烈日炎炎,流光似火,高温炙热,心想能下一场嵌入心底凉到心扉的秋雨该多好啊!然而,天空瓦蓝无云,艳阳流火万里,不敢…[浏览全文]

  • 35405/0
    2019-08-31
  • 一我国有一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从小在舟山的海边长大,海边捉鱼捉虾是我小时候的本业。夏秋是观潮的好时节,也是抲鱼捉虾的好季节。大潮汛来时,浩渺的海水,无边无际、浩浩荡荡,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到哪里去。潮水会带来海的精灵。潮头上有一种会跳的鱼,…[浏览全文]

  • 33664/0
    2019-08-31
  •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1”。夏天的热风一吹,北大荒的麦子开始成熟了。那无边无际的麦田里,飘散出麦子的芳香,带着甜丝丝的舒畅。麦收的季节2,很快就要到来了。麦秆儿挺立着,连成一片嫩黄色的云;麦穗高傲着不屈的头;麦粒只把芒刺,对着蔚蓝色的天空。小鸟儿,“咋啦?咋…[浏览全文]

  • 35803/0
    2019-08-31
  • “太阳”,“阳光”;是所有生命的希望,是最炙热温暖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脑海中总是浮现这样一个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远。”然而似乎事实也确实如此。有人说我是留恋小时候,留恋童年;也有人说我太过于多愁善感;还有人根本无法理解这个想法。但…[浏览全文]

  • 45181/3
    2019-08-25
  • 出发去新疆前,正值盛夏,家中一派植物蓬蓬勃勃的生长着。阳台上两盆欧月,更是开得娇艳。花虽不大,却伶伶俐俐的,一开十余朵,被枝高高的举着,傲娇而又快乐。花色暗红却鲜明,娇弱欲滴,凑近了还可闻到一缕淡泊的幽香。离开前,为它们浇足了水,为了通风,还保留了一扇窗户…[浏览全文]

  • 53277/0
    2019-08-23
  • 1一首小诗,或一纸微弱的光,将人的脸从黑暗的背景中分离出来,雕刻成苍天赋予的不同轮廓。心在难以招回的怅惘中,走进那些熟悉的风雨,或是一堂陌生的年景,守望里漂出隐隐绰绰的彼岸。有一道细细的波痕,划过了脸颊。行至世界的边缘,转首时,不见回归的路,浅笑,轻言,陷…[浏览全文]

  • 66022/0
    2019-08-19
  • 下了多次大雪,刮过几次大烟泡,北大荒真正进入了冬天。辽无边际的荒野,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河水的冰封,已经很厚了。冬猎的季节终于到来了。河面的封冻,是用铁夹子夹水耗子的好时机。在我们连队的西面和北面,是七星河流域。那里分布着大大小小水泡子和水道。河里的厚冰…[浏览全文]

  • 66499/0
    2019-08-19
  • 常下乡到农村去,走进农家小院,家家户户都喜欢栽一两丛佛手瓜。种一次多年享用,每年搭个瓜棚,半年的蔬菜就解决了。且滇西春末夏初多干旱,若没有这生机勃勃的佛手瓜点缀,夏日的农家院落总好像缺点什么,少了值得回味的情致。佛手瓜,又叫隼人瓜、安南瓜、寿瓜、丰收瓜、洋…[浏览全文]

  • 65731/0
    2019-08-19
  • 这是樱花吗居处北坡的芳草丛中,生长着一棵年年早春开满鲜花的树。这是樱花吗?淡淡的粉底,薄薄的花瓣,寂寂的样子,羞怯而又欣然,质朴中透出热烈,摇曳中装点着春姑娘的妩媚。即便是三月的残雪,强为她披一身透明的风衣,她也照旧甜甜地笑着,在早春的枝头优雅地舞蹈。她的…[浏览全文]

  • 71700/0
    2019-08-15
  • 北大荒的冬天不但严酷,而且不肯轻易离去。明明是阳春三月了,却又飘飘扬扬地下起了大雪。下雪归下雪,阳气却在不停地上升。四月下旬开始,春天才慢慢来到了北大荒。“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河水的冰封悄悄地融化了;万物在天上地下搏动着;到处都是苏醒的声音;到处都有…[浏览全文]

  • 81438/2
    2019-08-14
  • 早起,漫步于幽径,看几片叶黄落于碧草玉露之中,“一叶知秋”几个字突然从脑海里蹦了出来,可眼前满目葱茏的绿,我怎么找不出把它镶嵌于何处,于是我只得把它交给文字,她来温润一丝丝淡淡的秋意。遍地金黄,想像喜欢的这个画面,一切尘埃落定,丰硕里散发着金色柔和的光,耀…[浏览全文]

  • 79363/2
    2019-08-13
  • 还在四、五岁的时候,在母亲教书的学校也是我们住家一华里左右的一个小坡上,有两棵又高又大的松树。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站在树的下面抬头仰望它们的树梢时,一定会把帽子望掉到地上的。两棵又高又大的松树相隔的距离足有三十米以上,可两棵树的树枝和树叶远远看去,犹如两个…[浏览全文]

  • 83503/1
    2019-08-12
  • 车轮滚滚岁月有痕刘懿波有人说,记忆是一坛珍藏于时光地窖里的美酒,存放得越久气味就越醇香。对此,我感同身受。第一次乘坐火车距今虽已有三十多年,但是时的场面却仍旧记忆犹新。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那一年,我考上一所位于湖南衡阳市的大专院校。当时,需先坐汽车至省…[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