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02/0
    2020-05-21
  • 每次内心跌宕的波漾,都属于现实表层中客观肌理的頻振,而精神磁场的质则是探索潜意识的仪器,分秒之兮,与点滴同在。听,是一个唯妙而浪漫的词。不论有没有,音符的跳动;亦或空间的跨越者,在深情而境浓的地,它就活灵、芳雅了!每个生命,乍来之时,都是晴空里的一道惊雷,…[浏览全文]

  • 2667/0
    2020-05-20
  • 青青歌声吹南岸春天的周日,阳台上的迎春已经开放,黄黄艳艳;举目远眺,浩浩的天空没有雀影,更无云翳,那是一种无法承受的轻薄。无依无靠之际,我放《十送红军》,回到那悲壮的年代,让那悠悠的旋律流淌在我的心田。好像我需要这种伤感,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听了那些时尚的歌…[浏览全文]

  • 14428/0
    2020-05-16
  • 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迷茫和挣扎中度过的,除非你的智力,你的思维异于常人。有些人,究其一生看似碌碌无为,但是也会在不同时间段存在不同程度的挣扎。困惑,怀疑自己怀疑生活怀疑人生。不管身在何位,从事什么职业,取得多大成就,没有人不在挣扎。都说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浏览全文]

  • 14026/0
    2020-05-15
  • 心理暗疾中的村民个人遭遇的困苦氤氲,会围堵遮掩那普照在村民身上的光辉,是我看不到他们的脸庞和心地。这种遭遇从童年到少年,从青年到如今,漫漫天地,仿佛是最为真实的世界,又总是神秘的乾坤。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见过猥琐的脸,从村子的土街上伸过来,脏兮兮的狞笑着…[浏览全文]

  • 23522/0
    2020-05-13
  • 炸雷震耳,闪电惊心,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盛夏之中,老天不知是因酷热憋闷极烦极燥,还是为大地丰茂欢欣妒火中烧,总之一时性起,便勃然驱来汹汹黑云,狂怒掀开天河闸门,于天鼓天钹拼力发狠!风助雨势里,庄稼匍伏、花叶飘零、茅屋顶散、大树拔根、山洪陡起、泥石流奔……[浏览全文]

  • 23833/1
    2020-05-12
  • 捧一杯温茶,余香缭绕四壁,馨香陋室长存;阅几本日记,重温旧梦如故,魂归军营良久。微淡的墨香,勾引出远远近近的模糊记忆,飞舞的笔锋,扰动着重重叠叠的深埋尘封。惊叹巍峨昆仑,横贯千里傲视群山;亘古荒芜戈壁,浩渺无垠纵贯西北。烟雨经尘,浸染瑟瑟红柳;飓风逞强,扰…[浏览全文]

  • 27196/0
    2020-05-09
  • 冲动的春天冲动的不止是我,还有这个春天。打车上班的途中,小区园中的树树桃花,一直在我的脑际开放闪耀,一路而来,看到窗外熟识的公园景象,才渐渐的远离。那细雨中的春天,知道她是一个少女,她的内心在波动,她的肌肤无比生动美丽,却又是忧郁的,伤感着的,怀着恋爱又无…[浏览全文]

  • 27118/0
    2020-05-08
  • 人生一半烟火,一半寂静。在烟火中生存,在孤独寂寞中修炼,摒弃世间纷扰,破茧而出。在动态里发了这一句话,便有朋友问我:“人生为什么一半是烟火,一半是寂静呢?”我说:“你去看上一条动态吧!”他说:“看了,依旧不懂。”“人生一半烟火,一半寂静。在烟火中生存,在寂…[浏览全文]

  • 32998/0
    2020-05-05
  • 夜色阑珊,晩风柔和。如此美景,捂不住心事。独倚天台眺望远山青黛,看天边落日余辉一点点随风飘散在夜色里,天空逐渐变得清澈透眀,星光闪烁,远处村庄,错落有致,灯光闪烁,美无绝伦。再侧耳聆听四周蛙鸣琴瑟起,篱前花丛蛐儿歌有声。春逝夏已至,有些花儿落了,有些花正开…[浏览全文]

  • 39806/0
    2020-04-30
  • 对常人而言,如果没有经过科学方法的专门训练,传统的智力和体力是差不多的。全世界有75亿人,如果靠传统的智力和体力能解决问题,那么,世界上的许多问题可能早已解决了。我们来看看中国的问题吧。为什么许多人的事业停滞不前?为什么一些老大难的问题长期解决不了?为什么…[浏览全文]

  • 52382/0
    2020-04-22
  • 万法归宗,以一贯之。这是一些修行者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不乏某些大家们在谈及诸法,在强调统一律的作用时所采取的一言以蔽之的总结句。万法归宗但,果真是如此嚒?我的回答可能有些偏激,或令人失望。即,此话若放在非欧几里得有限界的球体坐标系里,它的正确性只有极少量…[浏览全文]

  • 51924/1
    2020-04-22
  • 一直以来,我都有不定期清理微信朋友圈的习惯。唉!没有办法,好些家伙加了我的微信之后,就静静地躺在我的通讯录里睡大觉,连寒暄一句都找不到打扰的理由。我们存在于对方通讯录里的意义,只不过是可以看看彼此的朋友圈,满足一把窥私欲,仅此而已。许多微信朋友,只是存在合…[浏览全文]

  • 53860/0
    2020-04-21
  • 桃花醉“樯毁机摧,阴风怒号。”今晨的天气阴沉沉,不由想起这句老话。想起人情郁闷凄伤时所眼见的一切,也惨然残然。上班途中的阴雨天气里,冷风飕飕,让人怀疑这不是仲春,不记得是万物复萌,南莺北舞的季节,只记得上面这句老话,并开拓出去,想起“阴风嗖嗖,阳风灿灿”这…[浏览全文]

  • 55842/0
    2020-04-21
  • 落雨了,飒飒细雨,没有残百花的东风,却也一样飘零而肆意;密密麻麻,散落下来,在黑夜静静地润养一切。隔着窗帘,玻璃上雨水凌乱得布满,冷冷凄凄,像爬上皱纹,逼仄而松弛的面庞;不经意间,透露的总是时光的蛮横。那时,我被关在特殊的房间。里面有着和我一样,思维混乱的…[浏览全文]

  • 56467/0
    2020-04-20
  • 生在——无常???缘起缘灭、缘起无自性、缘起性空。内变根生,外变器世界。开悟就是寻得如来藏(生中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动中有不动,找到就是开悟),将其安定而自在即为净土而居。所谓一佛一净土是也。想,佛寻得的那个不动之根——第八识,所对映的是否如同计算机的源代…[浏览全文]

  • 55564/0
    2020-04-20
  • 有多少的梦想遭到现实的践踏,还没看到扬帆却已让朝阳从地平线上偷偷的升起!多年前的告诫自己,心底只要有勇气,那么人生将不会有晚来的光阴。是现实仓促了太多无奈,当启航的号角吹响时才想起昨晚因梦太久而蹉跎过去!过去,真的过去了么?流浪的足迹,在歪歪斜斜身后脚印中…[浏览全文]

  • 61111/0
    2020-04-14
  • (1)那日,在野外摘槐花,准备摊槐花鸡蛋饼和其它。群里晒槐花图,遭一微友抨击。摘录如下:古池:红楼梦里,薛宝钗吃花(冷香丸),林黛玉葬花,哪个可爱?在我看来,黛玉她是唯一爱花,惜花,知花,懂花的,神仙。我:在我看来,宝钗吃花叫懂得珍惜,黛玉葬花叫哀怨惋惜。…[浏览全文]

  • 64606/0
    2020-04-14
  • 鲜花默默在开放那花是将开的,已苞含满枝头满树木,满许继大道。尚未赏心悦目之时,那鸟儿是鸣叫的,低一声高一声在树丛在河岸;在春天到来的上午,却只闻而不喜不悦。倒是几个树丛中老人的笑谈,让人略微羡慕,他们的青春与壮岁已然逝去,在人生迈入老年的季节转换中,已经平…[浏览全文]

  • 72173/0
    2020-04-09
  • 必由之路随遇而安(杂文)人的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也是一切生物生命的必然规律。人来自大自然死了又回到大自然中去,这是生物生命的规律。生命死亡,大脑意识随之消失,所留下的残骸也逐渐被化学的、物理的不断分解,直到物质形态的消失。于是,一切就在世界上完全消失…[浏览全文]

  • 72106/1
    2020-04-09
  • 生命是如此美好和奇妙。因为当你驻下自己的心绪,仔细地体悟和感念那无奇不有的大千世界,凡是充满生命活力的东西都会给人带来奇妙而愉悦和快乐。清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那写意着生命活力的百灵鸟和画眉鸟就用自己欢快的歌声,唤醒了沉睡的其他小鸟,使得寂静的树林和山谷在…[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