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106/0
    2019-11-19
  • 灰色蝙蝠的歌声感谢我工作的安排?可在这所谓的拆迁指挥部里入组工作,有更多的闲暇和自由的时间,不用照点照时的来去,没有彼此争锋夺锐、执意执拗的人事?是我的所需吗?是吧,是所谓的“领略人生,要如坐针毡,用血肉之躯,去遍挨遍尝,要它针针见血……用生命之神秘与伟大…[浏览全文]

  • 5023/0
    2019-11-13
  • 十一月初的海口,没有台风,气温很舒适。傍晚,披件薄薄的外套,独自漫步海边。海风吹面,凉爽而惬意。海水在退潮。岸边,有几处礁石露出海面,不时被席卷而来的浪花冲刷。暗褐色的礁石静立其中,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调皮的海鸟,在浪花褪去的间隙,俯冲而下,快到达…[浏览全文]

  • 7588/0
    2019-11-12
  • 我喜欢我喜欢天空淡蓝的颜色,我喜欢看学生可爱的笑脸,我喜欢拍学生的肩膀,我喜欢听学生银铃般的笑声,我喜欢学生把我当成朋友,我喜欢学生在周记里称我为爸爸,我喜欢讲笑话给学生听,我喜欢学生朗读优美甚至有点儿凄婉的文章,我喜欢学生上课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喜欢学生举…[浏览全文]

  • 9507/0
    2019-11-08
  • 对待家人,应迟还敏?记得还是绿莹莹的树木,也不觉得秋风的晨光中,一枚树叶忽忽然飘飘而下,一枚又一枚,在不同的高度飘落而下,似非生命的终结,而是欣然的迁移,不,“迁移”有些沉重,而是飘移,无虞无虑的舞动,想到蝴蝶,是略大的褐色的蝶儿在飘舞,并不群舞,所以更另…[浏览全文]

  • 9237/0
    2019-11-07
  • 慵懒的午后,最适合躺在有阳光照射的被窝里睡懒觉。身体不好的人,都喜欢安静。静静地听音乐,静静地画画,静静地码字……?时光在悠长的巷弄里穿堂而过,记忆里聒噪的蝉鸣,挂满红色果实的枣树,躲在树叶下的树蛙……仿佛儿时那个倔强、沉默、害羞和单纯的女孩,依旧在坐在树…[浏览全文]

  • 12103/0
    2019-11-06
  • 他是靠文字吃饭的,却偏爱农事。五年前装修这幢房子时,他专门在门前小院劈了一块地种菜。这会儿,他从地头打理完活儿回到屋子,在洗衣房舀来一瓢玉米,用水淘洗后,装盘放进微波炉弄熟。这是他给鸡准备的饲料。本来玉米可直接喂鸡,时间久了,生了虫,弄得满屋子蛾子飞。他怕…[浏览全文]

  • 15220/0
    2019-11-02
  • 我有一个问题?落叶,是因为风的纠缠,还是因为树的无情?夜已深,我刚加完班,踩着满地的黄叶,冒着无声的细雨回家,路上每个背着书包的学生身后,跟着或健壮或苍老的家长。问题的答案有了:落叶与风与树无关,怎奈人事消磨。快要立冬了,正是我家乡“水结冰,地始冻”的时候…[浏览全文]

  • 18705/0
    2019-10-31
  • 偶尔会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这个寒冷的深秋,带着一丝疼痛,编织一个逐渐荒凉的梦。午后柔和的阳光落在金黄色的银杏树上,大鸟身姿轻盈地在枝桠间跳动。寒风中带着一丝花香,淡淡的桂花香醉人心田,路人脚步匆匆。站在空荡荡的街头,绿灯亮了又暗。随着车流的疏散,四周恢复…[浏览全文]

  • 18921/0
    2019-10-31
  • 李白《把酒望月》里有两句诗:“故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诗人可能是饮酒有些醉了,酒醉时往往人就显得分外感触,他看着清冷的月儿,想到人生无常而大发感慨,写了这句比较率性的诗句。率性这一词来自中庸,而中庸的率性又表达了什么?子思在中庸开篇写了:“天命之…[浏览全文]

  • 18573/0
    2019-10-30
  • 转眼已是深秋。单位食堂的走廊里多了好几口黑黝黝的大缸,早晨,距离上班时间还早,办公室的吃货们开始把精心腌制的咸菜摆在办公桌上,打着互相品尝的借口,狼吞虎咽着各种早点。心动不如行动,咱也学着腌它一回。国人的饮食习惯有南甜北咸之分,唯独腌菜没有。它从农家抵御寒…[浏览全文]

  • 19754/0
    2019-10-29
  • 有时候眼睛盯着时钟,跟着秒针的转动数数,数着数着心里便有莫名的伤感。因为突然意识到,我所数过的数,哪怕是上一秒,我已经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大一时买过一本书,霍金先生的《时间简史》。我曾希望在此书中寻找时间的答案,说来惭愧,到现在仍没有看完。曾读过《假如…[浏览全文]

  • 20073/0
    2019-10-28
  • 因为缺失缺失是什么?有人说,缺失就是一种遗憾。也有人说,缺失是一种沮丧。而我今天想告诉你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缺失”,那就是,缺失是一种留白,是补充可能存在的前提,是文明关于“发现”自我修缮和自我完整的前因。从空虚弦一路演绎出来的波粒子,虽然很微小,但它却是…[浏览全文]

  • 20797/0
    2019-10-27
  • 生命里有很多的过客,这些过客,他们只是在我们的世界走一遭,有的和我们走过一段路程,有的和我们走过一段时期,虽然是浅淡之交,但也有的过客会给我们上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课,这门课视人而异,不可同论。有过爱情的人对过客一词更是体会深刻,这些生命中遇见的人之所以会成为…[浏览全文]

  • 21570/0
    2019-10-25
  • 前两天看了一篇初三女生写的作文,题目是《原来我们不懂爱》,感触颇深,思之良久。我也见识过很多的爱情悲剧。一对情侣从最初的红着脸,再到后来的红了眼,最终不欢而散。一对夫妻从最初的恩爱有加到后来的形同陌路破镜难圆。诸如此类,比比皆是。人们想要的幸福,怎么就这么…[浏览全文]

  • 22574/2
    2019-10-24
  • 早年,因工作需要,我经常在国内各地飞来飞去,连续十几年是东航的金卡会员。金卡会员即航空公司的VIP,拥有这个身份之后,可以享受航空公司提供的很多好处,优先办理登机牌、优先选择座位、优先登机,连航程积分都比普通会员的高百分之二十五,在机场等候登机前还可以进入…[浏览全文]

  • 27648/3
    2019-10-23
  • 一场秋雨一阵凉,小院的桂花零零星星地捧出金盏,金色的花蕊愉快地咧着柔嫩的小嘴,吐着清香,馥郁了新雨后的早晨。叶片上的水珠晶莹剔透,不时地滚落在地上,悄悄地氤氲了仲秋的眼睛。红色的石榴沉沉地挂在枝头,在风中来回地荡着秋千。两只麻雀悠闲自在地在桂枝上跳来跳去,…[浏览全文]

  • 31659/0
    2019-10-20
  • 总觉得秋天离自己还很远,甚至觉得秋天不会来到自己身边。我简单收拾一下便出门,出门还发现头顶上的阳光依旧热烈,走了一段路,顿觉有些热了,急匆匆找了一块避阴处坐下。虽然二十四节气寒露早已远去,而霜降也近在迟尺,然而处于南方的我却没有感到丝毫“秋高气爽”。我躲在…[浏览全文]

  • 31917/0
    2019-10-18
  • 雪是个好东西,飘飘荡荡、洋洋洒洒,天地之间粉妆玉砌,这种感觉是一个字“美!”粉妆玉裹!好像这样一来,天地之间除了雪,就一切为空了,空的一尘不染,空覆盖了所有的杂乱。我喜欢鹅绒大雪,静悄悄,而又有一种用眼睛能听到的声音:“噗!噗!噗!”破碎在地上,依然是静静…[浏览全文]

  • 38517/0
    2019-10-15
  • 在初春的时季,贵如油的春雨来了。在那临窗的地方,看到那细细的雨丝,摇弋着自己那十分芊柔的身段,及像那病中的西施模样,从那刚刚发出一个个新芽的柳枝稍处款款而下。不远处,跃入眼帘的是那一层一层薄薄的雾雨,极其细腻而匀称地密布在了窗外的那偌大的芭蕉的一张张叶面上…[浏览全文]

  • 37408/0
    2019-10-14
  • 齐民要决并非圆月,略缺,在南关的夏夜之空,我抬头见她,低头沉思,忍不住又是一眸,想到“山高月小”的词境和祥意。当然那种冷静峻峭,那种淡泊清高,那些关于青春独在理智思考的往昔岁月,还有那四季可见这妙境的人间仙事,这并非梦想的现实思考,梦想却也是可以实现的理想…[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