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169/0
    2020-01-16
  • 论傲气与傲骨或曰:有才者易失于傲。吾答曰:然。此傲是傲气,非有傲骨也;傲气致败,古今皆然。然成才之人,皆有傲骨;非有傲骨,不足以成才。古人云: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此之谓也。有傲骨之人,自求甚严,成德才器具之长。德者,仁也;仁者,爱人也,故能率众。想…[浏览全文]

  • 3199/0
    2020-01-15
  • 今天,祁连脚下迎来了新年里的第一场雪,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不期而落,染白了近近远远乡野,雪花绵绵,一直伸进了山乡的梦里,梦里的祁连变成了一朵盛开的雪莲。雪花啊!她从遥远的天国,袅娜着晶莹、透明、洁白、轻盈的身子,飘然而来,是苍天赐予人类最心底纯洁,透…[浏览全文]

  • 3406/0
    2020-01-15
  • 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我,对青山绿水情有独钟,特别对母亲的菜地敬意由衷,打小,跟随母亲劳作,就对山上的一草一木有深厚的不解之情,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越来越依恋,每次回家都想到母亲的菜地去转转,暄嚣而忙碌的都市生活,让我越来越厌倦了,越来越向往以前那种“日出…[浏览全文]

  • 3438/0
    2020-01-14
  • 曾听有人说过,“滇西是山与河的海洋,云和雾的故乡。”这话说得非常切贴,一语道尽了滇西临沧的地形与气候特色。山村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我爱家乡滇西的高山和峡谷,江河和小溪,村庄和云雾,还有山村农舍里飘出的那袅袅炊烟。滇西临沧是一片辽阔的…[浏览全文]

  • 14811/0
    2020-01-04
  • 一路秋雨秋雨从中秋一路到国庆,下下停停,其间心情就像一张油纸,本要拒绝水来浸湿,但总泡在水里也不免湿漉漉的提不起来。闲坐电脑前,听着伴有潺潺水声和各种鸟鸣的轻音乐,微阖双目,身似一片凌空飘浮的羽毛,向一个幽寂的山谷旋舞而下。……手机传出刺耳的铃声,手指慵懒…[浏览全文]

  • 17976/0
    2019-12-31
  • 时光飞逝,岁月匆匆。眨眼,又是一年过去了,2020年的钟声已在我们的耳边敲响。站在新年的门槛上,思绪如潮。回首往昔,依依不舍,在这即将远去的一年里,既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痛楚。日子就像一本书,记载着每一段琐碎的生活。这本书并非名家所著,即无跌宕起伏,也…[浏览全文]

  • 19351/0
    2019-12-31
  • 寂灭之心——我的2019生命的岁月,轮回至今,已经,可以,在社情逼仄或人事纠缠之时,回来躺在床上,或者只是白天工作及生活的负累,卧息闭目,甚至是闲时,反观来路和流失的生命,思想去路的意义和可做可不做的事务,仅仅在一闭眼之间,便会有濒死的感觉,那便是我理解的…[浏览全文]

  • 20152/1
    2019-12-30
  • 教子书(刘廷锐)儿子,你我今生有缘,结为父子。你自幼聪慧伶俐,知人识礼,孝敬长辈,与人为善,人皆喜爱。我也爱你,常因你而骄傲,所以穷心尽力,为你营造生活学习之便利,以求来日之旷达。然而据我近年观察,你与小时候品行相差越来越远。吾常暗思,你有今天之变化,皆为…[浏览全文]

  • 19576/0
    2019-12-29
  • 尽管我不常上微信,就是偶尔为之,但一发现好东西,无论是文是图,总是无比欣喜与兴奋。崎峰兄的这组摄影作品,就是我在一次不经意间翻读微信时的发现。这组图片所表达的宁静、乡趣、朴素深深地抓住了我的心魂。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城里人大多向往起乡村的生活,由此催生…[浏览全文]

  • 19633/0
    2019-12-29
  • 镌刻在年轮的祈愿放飞祝福朋友新年感念三位书法老师指点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在这辞旧迎新之际,也是怀念感恩之时,忠新特呈上两张书法习作,放飞对2019的感念,献上对2020的祝愿!一回望走过的一年,甚至回望走过的风雨人生,忠新由衷地感谢朋友、战友、亲友们,共经…[浏览全文]

  • 24070/0
    2019-12-26
  • 大厅去旅游谁能说纪律、约束不是一件好事,红军与解放军的纪律,保证了革命力量的生存,也保证了打败一切敌人的力量不懈,雄赳赳证明了,规矩可以祝你快乐之余,更有力道和能量成长维护自身的强大。我在大厅值班,必要按时到岗,照点下班,这个纪律。而在规矩之内,可以旅行的…[浏览全文]

  • 24797/0
    2019-12-25
  • 这暮春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新发的竹叶被洗涤得翠绿翠绿的。来岭南17年了,我第一次感受到春天,第一次感觉到了季节的变换。这淅淅沥沥的春雨,像极了我少女时代记忆中家乡的夏雨。家乡初夏的雨非常清亮,潇潇洒洒地从高空中飘落,白亮亮的落在泥土地上,不一会儿地面上…[浏览全文]

  • 28744/0
    2019-12-23
  • 人生何处不相逢。如今,我开始很认真的相信缘分。俗语说,两座山永远碰不到一起,但是两个人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相逢。还有人说,这世界太小了。离开曾经工作的乡镇好多年了,有部分关系档案材料还在那里存放着,这边单位催的紧,且又路途遥远,不方便去那里取,只好从老公那里要…[浏览全文]

  • 28820/0
    2019-12-23
  • 下班回宿舍,打开宿舍楼大门,待大门关闭,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原来宿舍楼大门是全封闭,只有微弱的阳光射进来。我摸着楼梯栏杆缓缓上楼,走了几步阶梯,突然从楼梯间上方传来碎步声,原来是一位母亲搀扶着女儿下楼,我借着微弱的光线发现女儿的脚似乎有疾,尽管有母亲搀扶着,…[浏览全文]

  • 30123/0
    2019-12-18
  • 平凡人家春春夏夏多么想饮酒啊,呼几朋数友,近情通义者,可以家,宜街巷,谈笑人生,饮愉酒悦,不问天光朝昏,不求冬雪添彩,奈何朔风萧瑟,对酒当歌,余则无求。是的,其余有何可求呢?环顾四周,近午的天光,不辉煌却温情的洒进无人的会议室内。到此临时工作,不过百日,便…[浏览全文]

  • 37100/0
    2019-12-17
  • 这是我的家原定好“闭关”之际,不参加其余的活动,微微秋风与苍白及轮廓不清的下午阳光下,接到故友的电话,后天是其高堂的八十大寿,特此预告,岂能推辞!虽然断酒之前,告诉自己与家人,二十一天内,一般不再饮酒,也是料想不到的此类典庆,在途中招呼相邀。各种的邀请,略…[浏览全文]

  • 35748/0
    2019-12-16
  • 我的碑文四个字有一个念头,如今,不,中午下班时的念想,车上人多不便,午休过后要记述,却忘记了;真的是人过中年,遗忘多多了。为戒酒者,身体的大部分尚无异样,心区不畅的隐痛,却在午饭后、晚饭后频繁出现。血压有所下降,接近合格,再有七天看看如何,肾脏的不适也在渐…[浏览全文]

  • 38217/0
    2019-12-13
  • 我观注那棵国槐已经很久了。你看它春日发芽,抽枝,夏时繁茂如盖,秋霜之季,叶凋飘飞,凛冽寒冬则安然入眠。这是一棵树的成长历程;这是一个生命体的轮回。生命体?在一般人看来所谓的生命体是有感知的,有思想的。那作为低等物种的植物有吗?老衲认为植物具有敏锐的感知能力…[浏览全文]

  • 42804/0
    2019-12-11
  • 墙上的标语,哗啦啦的响几天来的寒流中,在此无人的会议室打拳之后,不觉走到拆迁指挥部的外面透气。朔风阵阵,曾经拥挤的人来人往的工作人员和签订拆迁协议的人影,遗留在略乎很久前的空域,仿佛还在。那几株夏季开花散香的叶枝花树,落叶亦多,余则仓黑,四处却无人声。踱步…[浏览全文]

  • 43184/0
    2019-12-10
  • 夜的寒冷,再也无法入睡。随手刷屏,点进一篇鸡汤文,美其名“你以为你是谁!”。文章里,骆驼和苍蝇对话、有名有姓的艺术家讲亲身经历,自证与他证有理有据,但永远都无法证实。鸡汤说: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则就会大失所望。是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以个人的意…[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