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47/2
    2018-02-17
  • 济南的趵突泉全国有名,趵突泉公园离我家不远,五十年代我还是个小孩子,记不清奶奶带我去过多少次了,那里已经是我不必再去的地方了,因为我太熟悉每一个角落,但是,就在我念完小学四年级放署假的时候,我还是又去了一次。署假里,我在家闷的心烦,奶奶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一…[浏览全文]

  • 146/2
    2018-02-17
  • 五十年代济南的夏天好像要比现在的夏天要热的很,放署假对孩子来说是快乐的事情。不用早早地起床去上学,不再关在教室里听课。但是对我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我的家里只有一个老奶奶,我没有兄弟姐妹,我的妈妈在我四岁时病死了,我的爸爸在我五岁时因‘反革命’罪进了监狱。那…[浏览全文]

  • 92/0
    2018-02-17
  • 你听到过春天的声音吗?春天的可爱之处,不仅在于它的颜色,更在于它的声音。那是雨落窗棂的微响,轻风对你的呼唤,以及从小径上、花园的角落里发出的一些细碎的声音;甚至一个小孩子响亮的口哨儿,都会成为春之交响中动人的部分。然而,在我的心底,春天最美妙的声音却是鹧鸪…[浏览全文]

  • 95/0
    2018-02-17
  • 春山如黛,暖阳已然把冬的寒意融化。在一片空地上,有几个小朋友在玩他们拿手的游戏,晓芸只远远地看着,并不打算过去和他们一起玩耍。今天的天气更合适玩别的什么,晓芸在心里搜寻以前那些让她乐‘疯’的小游戏。童年的时光总是美好得忘记了自己,晓芸和小伙伴们常常是满身汗…[浏览全文]

  • 2703/0
    2018-02-15
  • 生命杂谈作者:刘雨雨总听别人说,人这辈子一定要写本书才算圆满,之前不以为意,认为读书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花费时间在这件事情上面。越往后,越想把自己心中所想与大家分享一些。之所以称之为杂谈,是想把自己很多东西,包括了一些可能很多人看来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写进去。疑…[浏览全文]

  • 2765/3
    2018-02-14
  • 妈妈不爱干净了妈妈是家里的洁净急先锋,无论是看得见的门窗桌椅,还是看不见的犄角旮旯,都在她的管辖范围。仿佛武林高手飞天遁地,清理那些在我和爸爸看来根本没有必要打扫的地方。“这个地方别扫了,不安全。”看着她爬高上低,实在不放心。“看看,还是儿子心疼我。”妈妈…[浏览全文]

  • 2721/0
    2018-02-13
  •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时间的车轮碾压过岁月的痕迹变成了眼角的鱼尾纹,或许这就是2017年给我最深的印象,也是我现在还看得到的成绩吧!此刻的我,站在2017年的棺木前,看着它尸骨未寒,内心深处五味陈杂。趁着稀疏的阳光,我用手中的笔在大地上为它戳开一块草皮,再刨…[浏览全文]

  • 2743/1
    2018-02-09
  • 小时候的那些时光总是无忧无虑的,尽管那时的生活条件不是太好,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平板,只有那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但却承载了我整个童年的时光。还记得在夏日炎炎的午后,同村的几个小伙伴结伴去放羊,每个人都牵着2-3只羊,别看我们个头小小,但牵起羊来都得心…[浏览全文]

  • 2949/1
    2018-02-08
  • “心无旁骛似明镜,无风何处起涟漪”——心若如止水,则可一心向学,矢志不渝;心若似明镜,便可潜心问道,不起尘埃。心无旁骛,强调“心”之宁静自然,不起杂念,心中只可留得一片光明,便已然承载了大千世界——看似悠悠心学、冥冥玄学,不可名状,不可描摹,却实为儒者之所…[浏览全文]

  • 2717/0
    2018-02-06
  • 朋友,自然界的风对于你来说一定不陌生吧?自然界的风,各色各样,有令你惬意的和风,有让你焦躁的狂风,有给人类带来幸福的善风,也有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恶风。春天,暖暖的细风伴随着和熙的阳光,吹下你的冬装,吹化河湖的冰冻,吹醒冬眠的万物,送来春雨,使草籽萌动、枝条吐…[浏览全文]

  • 2714/1
    2018-02-06
  • 红尘万丈销仙骨,纵有余香难解忧。若得同道杯共饮,斩断枷锁复自由。…[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5
  • 周末,趁参加阜阳师范学院《三月》文学社30周年座谈会之机,应朋友之邀,抽空来到阜阳市郊西湖附近的农业生态园,参观园区并亲手摘桃子。驱车进入园区,远远望去,只见绿油油的桃林漫坡遍野,根本看不到树上结了桃子,走近了桃林底下才清清楚楚看见树上结满了红的、紫的、青…[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5
  • 5月29日至6月4日,我们一行48人来到美丽浪漫的海滨城市厦门,参加厦门大学“综合素质提升培训”。在鹭岛几日,我沉醉于“听涛”——在课堂上,听老师们涛涛不绝地精彩讲授;在海边,听海涛汹涌澎湃地惊奇拍岸。学期五天,时间虽短,但是紧张活泼适度,收获颇丰、趣事亦…[浏览全文]

  • 2753/1
    2018-02-04
  • 看见这个题目时,觉得十分突兀!这让我不知该如何下笔,恍惚之间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刁钻”的问题?从以前到现在,最疼爱我的人是谁?其实从以前开始我就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因为我生活于幸福当中,疼我的人太多太多了,到现在依然无解……祖母一向都很节俭…[浏览全文]

  • 2778/1
    2018-02-04
  • 昨天晚上二舅来了一个电话说了好久。他说他大姐(也就是我母亲)快有一年没到他们家了,很想大姐。然后声音有点悲戚说话哽咽、结结巴巴地语不成句。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哪一件往事触动了他,忍不住让我也感觉到有些动容和悲凉。我家在县城住,我和父母住的楼房相邻,距离二舅家…[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02
  • 《礼记。檀弓下》有篇文章,说是春秋晋国的大夫知悼子死了,灵柩还没有下葬,国君晋平公就饮酒作乐。御用厨师杜蒉认为这是违反礼制的。但是他地位卑下,不便,也不敢犯颜直斥平公的不是。于是,他采用了很巧妙的迂回策略,先是罚乐师旷一杯酒,又罚平公的宠臣李调一杯酒,接着…[浏览全文]

  • 2788/0
    2018-01-28
  • 首先,我坦然的发现:我欣赏西方骨子里对生活的热爱和留心,对细微的生活细节的醉心享受和浪漫呈现,对他人的根本上的尊重。在面对美好自然时,我常常更感慨于片刻安宁的“发呆”,因为“发呆”就是无所思无所想无所惧无所忧,这是多么珍贵的瞬间,也算是传说中的“物我两忘”…[浏览全文]

  • 3089/1
    2018-01-28
  • 那日,与群友聊起了菜品味道。有问:味道究竟分多少种?众口纷纭,在描述美味的同时,总结滋味鲜明的个般差异,最后归集到这十种味道感觉,即:酸,甜,苦,辣,咸,鲜,腥,冲,麻,涩。而我又追加了一句说:“还有一种味道是这十味无法言说的,这个味道就是‘本味’,它是“…[浏览全文]

  • 2770/0
    2018-01-25
  • 一些事情似乎早已于冥冥之中注定,注定了上苍要在这黯淡的凛冬弃下一场黯淡的雪。如今在我看来,一场雪早已沦落成一场灰白色的忧郁。灰白、忧郁——这真是对雪花最得体的诠释……大约从昨夜起,不计其数的雪花就被纷纷丢弃下人间,一株一株在干冷的空气中陨落,直至在地面上铺…[浏览全文]

  • 2729/0
    2018-01-23
  • 灵魂的脆弱,随着呼吸一笑而过,你喝的是酒,还是懦弱?我选择沉默,不是为了去感受,你放在一旁枷锁着,灵魂和身体的东西。逃避,不会为你解决问题,那只会放大恐惧,从你身体和灵魂抽离的一些东西。相似的灵魂,心有灵犀,不要让二氧化碳重叠氧气,不要窒息在磁场里,你我被…[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