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964/0
    2020-07-07
  • 我是一条流浪狗走在路上,在春天,浩然的风中。路边不知名的花树,开满并不鲜艳的白中泛灰的碎花,一树连绵一树。没有一株白玉兰那般高贵,无所谓圣洁,却是欣喜着,繁荣昌盛着。这样的春光美景,我为何会生出懊悔之意?那些家事人事,值得煞此风景吗?况且,四姨打来电话,询…[浏览全文]

  • 2409/0
    2020-07-06
  • 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与工作相关的照片,大多为山水风景,有些朋友看后便调侃我整日游山玩水,不务正业。以前,初认识的人问我的工作时,我通常也戏谑地说:“游山玩水!”他们初听时大多露出鄙夷的眼光,及至谈到具体工作——水利工程勘测设计,他们也深以为然,直言羡慕并肃然…[浏览全文]

  • 6020/0
    2020-07-03
  • 立冬时节过后,小雪即将到来,鸭绿江畔依旧阳光明媚;江水泛着暖暖的微波,三五野鸭漂浮在江面上左顾右盼一点都不怕人。自发形成的冬泳队的人们在自由地击水,向着朝鲜那边游去,他们知道只要不上岸就不会有毛病。而那一队说着南方话的泳者,打出的旗帜竟是江苏省盐城市冬泳队…[浏览全文]

  • 9721/0
    2020-07-01
  • 乐游石笋山青石板1喔!出发啰!去石笋山!那起伏连绵的云雾山脉上的石笋山。前两天预报说有雨,结果,它又说,雨转阴,接着阴转雨。天公作美,我们出发时,却是凉爽的阴天。两车,八人,车一吐尾气,噗呜,迫不及待的奔跑起来。一路清风,一路轻松。“石笋山,我有三年没去了…[浏览全文]

  • 10288/0
    2020-06-30
  • 说说长沙“火宫殿”的“五大火”朋友,您去过长沙吗?在长沙您去过火宫殿吗?您去火宫殿可知它有“五大火”吗?1.一座饭店成唯一的火神庙。遥想4000年前,华夏的部落社会就出现了负责管理民间火源的官员,官名为“火正”,人称“祝融”、“赤帝”、“火神”。这是华夏民…[浏览全文]

  • 20834/0
    2020-06-26
  • 庚子盛夏,七月在望,初晨携家人畅聚于湿地北门。结雨且行,风轻助兴。长幼摩肩,悦妻子好合,显如鼓瑟琴。转瞬,乱云西山而至,驻足于北城之上。十里芦菖,雨骤接天。然唤儿问苦辛,而却不敢叹风尘。况是只享一蓑烟雨,何碍吟啸徐行;莞尔独立争先踽踽,道长而唤呼。顿时笑语…[浏览全文]

  • 25803/0
    2020-06-23
  • 也许是受到东坡先生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影响吧,我总喜欢在居室种植几株竹子作为我家的绿色点缀物。从内地到惠州,房子就住得小了,也只有买一盆富贵竹这样的盆景摆放在客厅或是阳台。2003年底,我家搬到丽园新村后,有了宽大的平台,便在一个靠窗的墙边,种了…[浏览全文]

  • 29712/0
    2020-06-21
  • 登顶伏牛山极,是我来到栾川后的一夙愿。相约几位好朋友共同游历老君山极目放眼,更是我们的一个心愿。这一刻在庚子年的初夏如期而至,好像就在梦里。老君山位于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城东区,是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核心园区。老君山古号景室山,因老子李耳归隐修练于此而得名。老…[浏览全文]

  • 33440/0
    2020-06-18
  • 寄一份悔恨,给你——我苦苦思念的友人。我们邂逅于荷花满池地七月,初识却并不陌生;重逢在若干年后柳絮纷飞的阳春,到处绿草茵茵、花蝶翩翩。野花盛开的小径上,我们执手凝望,纵有千种风情、万般感慨,相对却无需多语,俨然如故知老友。从此,生活将我们纳入同一条轨道;从…[浏览全文]

  • 34590/4
    2020-06-17
  • 一个微寒的夜晚,我塔上了从广州开往长沙的火车。我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看杂志。车厢里弥漫着古旧的寂寞气息,大家都不说话,或伏案瞌睡,或低头沉思。那神情,像是在这趟列车上坐了三十年,不曾下去过。火车突然慢了下来,显然进入了一个中途站,我把窗帘微微拉开,看见窗外“源…[浏览全文]

  • 38755/0
    2020-06-14
  • 沧源阿佤山的崖画谷实在太古老了,古老到谈起她,就要从远古时代的司岗里传说讲起,或许好要更久远些,远到这片古老的大地从从沧海中挺起的那一刻。崖画谷经历过沧海桑田的造化,她见过太多的岁月轮回、太多的人事沉浮、太多生命兴衰。因此,她不会刻意为某年季节的变换而情不…[浏览全文]

  • 48216/0
    2020-06-10
  • 神女湖青石板1永川有三湖,最美要数神女湖。我喜欢神女湖。我喜欢神女湖的环湖大道。早晨,迎着晨风在大道漫步,沿路都是风景。香樟对你飘香,湖柳向你招手,小鸟向你问好,那湖边的睡莲,已欣欣然张开眼,对你露出粉红的笑脸。沿湖散落有亭、阁、廊、榭,雕梁画栋、弯檐翘角…[浏览全文]

  • 51925/0
    2020-06-08
  • 春天的夜晚似乎很短,春天的夜梦仿佛很长。今年的春日似乎来的特别的早,我在夏日的夜晚梦非常的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白洋淀让我魂萦梦绕。虽然离开白洋淀已经二十几年了,可是白洋淀温情脉脉的夏夜,淅淅沥沥的春雨,荷花盛开的秋日,冰封雪覆的隆冬,在我梦中久久挥之不去…[浏览全文]

  • 54238/0
    2020-06-06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阻挡了我的“花渔洞旅游文化节”之旅,这不由地让我心有稍许遗憾。记得我第一次去花渔洞是因为搞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与民间手工技艺的传承现状调研。之前,我对花渔洞的了解,莫过于就是从前人的游感或民间传说故事中得来。亲历花渔洞,我才感受到为什么…[浏览全文]

  • 60677/0
    2020-06-01
  • 砚临河畔砚临河,是穿越洪泽城区的血管,是连接城区乡郊的脐带,是围在城市脖颈的白练。砚临河,赠我一方水墨,一份黄卷,一阙婉词。我沉浸在她的氤氲中,陶醉在她的深情里,踟蹰,缱绻……砚临河,蜕变了姿容。看不见污浊,闻不到腥臭,它似乔装打扮的造访客,像出门相亲的翩…[浏览全文]

  • 67145/3
    2020-05-30
  • 雨还在下,越下越大,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它打在蝴蝶身上,蝴蝶湿了翅膀,它打在树叶上,上边的灰尘变成了泥浆;它落入水中,激起碧波荡漾。母亲在那有条不紊地给我收拾衣服,不知不觉已经过去2个小时,背包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她却嘴里唠叨着还差点什么。我也不去给她…[浏览全文]

  • 66308/0
    2020-05-30
  • 近些天,谁知心中无端生出几分情绪来,想必是看书乏了。坐也不是,玩也无意,便作起画来解解闷。起初是在小黑板上画竹子,接着画兰花,不画则好,可一画,又深颦蹙额来,兰花不会画呀。最后,自讨个没趣,于是就记下这件事了——东北的冬天,向来就比南方寒冷,加上西风,便又…[浏览全文]

  • 66588/0
    2020-05-28
  • 春雨新魅昨晚沉睡,得一怪梦,在城为阵地的岸边找到儿子,他也正在寻找什么,啊,是挖蚯蚓。之后离开,我游泳在水,溯流寻找,遭遇士兵的残骸,不断在水中起伏,随即吟短歌:血骨泳逢,梦城桥声,骄儿在岸,辗转无踪。今天早晨上班的途中,心中品诗:“山不厌高,海不厌深;捐…[浏览全文]

  • 75742/0
    2020-05-25
  • 莫怀念,君已老,相思无处,觅得花痕,寥无消息!春逝,雁鸣声来!南方迎来龙舟雨的季节,淅淅沥沥的雨让人好伤感情。拂袖的丝丝凉意却不能驱赶忧郁。这雨中洗刷下的柏油路焕然一新,却在我走过去的痕迹中迷失。曾告诉我,你拾着散在长廊的落叶,就像是数着伤感的记忆。是哪一…[浏览全文]

  • 76276/0
    2020-05-25
  • 那一年,那一段尘封往事,渐渐的凋落在冬季,这又是冰霜季节,风吹的时候像多年前那样,在心里使人不禁的起颤。而今在江湖,却难再相见。带着一曲往事飘零在天涯,去寻找那初冬往事。为何落寞的街头,总是有一道道相熟的背影,在喧闹之中让人追随。莫不是心锁烟云,道不明的期…[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