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84/0
    2019-10-11
  • 值班街头的风今天在路边值班,而昨天午晚两顿饮酒,不醉。晚饭后沐浴,子夜方息,好一顿解释烦累,儿子专业班一事,已经在7日晚上邀约学忠朋友,知道并留约电话,是“郑州一峰学校”,又昨天上午到八一路询问市内的“超越”培训机构,8月份可以报名,盖约万元,只和妻子说是…[浏览全文]

  • 2787/0
    2019-10-10
  • 一直以为自己对绍兴很熟悉。忽然有朋友告诉我,绍兴是个文化含量很高的城市,集水乡、酒乡、桥乡于一身,融翰墨香味、诗词古韵、书卷灵气为一体,你若是去了,会跌进江南古韵的河流里,被那里的文化墨水浸染得浑身湿润。我还不信,又不是没去过绍兴,自己老家还是绍兴上虞呢,…[浏览全文]

  • 7060/1
    2019-10-08
  • 慈恩洒落的河流水缓缓的向南流去,往年的杨林,丛丛幽深,于秋季的疏朗条条晴目,却又鸣响身心底蕴内的万年记忆,我们的祖先。如今,这丛林和那更为野性的簇簇灌木,皆因河道的改造而成为过去,以为是光秃却也是洁净的堤岸,因那河弯弯的躯体,平添了别样的妩媚,让人不愿道明…[浏览全文]

  • 7226/0
    2019-10-07
  • 2019年的国庆节,有几天法定假日,便有了游览泸西阿庐古洞的想法。于是,把想法付诸于行动,和家人一起整装待发。泸西阿庐古洞被誉为“云南第一洞”,距昆明200公里,离泸西县城5公里处。又名泸源洞,阿庐古洞是一组奇特壮观的地下溶洞群,即地下喀斯特地貌,与石林景…[浏览全文]

  • 8587/2
    2019-10-07
  • 回乡的日子,最美的在时光的曼妙。在那里,人与时光是和谐的,不像在城中,也许满大街的广告,夜空里鼎沸的人声,或者就在你的小区,就在你的电梯间,你已经无法与自己独处了。那日午后,写完一点东西,不愿再继续写了,我就想出去走走。先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便一个人信步走…[浏览全文]

  • 8799/0
    2019-10-06
  • 半月前回乐山参加一场葬礼。因为要照顾上学的孩子,所以是上午急匆匆去,下午急匆匆回。一早出发前我约了一部当地的包车,到高铁站接我到目的地。临别时也给他说好,下午来接我再到高铁站。但一是他下午临时有任务在身,再加上主人家客气,他们又另外给我约了一部车。不记得车…[浏览全文]

  • 9149/0
    2019-10-06
  • 也许是国庆回家听到很多故事,看到很多人的挣扎和眼泪,昨日清晨,我从一个温暖的梦中醒来。梦是关于我自发照顾两位老人,她们似乎居家,似乎在养老院,环境在梦里比较模糊,但她们都很开心。另外还有两个中年的男女,他们不是夫妻,但似乎都处在命运很多劫的日子,碰到了很大…[浏览全文]

  • 12092/0
    2019-10-02
  • 去年的八月份,我坐在汉堡店的角落里,我等待着,一首接一首欢快的乐曲跳跃在空气中,徘徊在我的耳边。店里满满的,不全是来吃汉堡的,也有不是来喝可乐的,很多像我一样的,只是找个地方等个人,谁也不知道等的是对的人还是错的人。我看着店里的那些人,二十多个男孩和女孩,…[浏览全文]

  • 17069/2
    2019-09-27
  • 巴黎,这名字似乎跟时尚紧密挂钩,与之相联的字眼如“巴黎春天”、“巴黎时装”、“巴黎香水”等等;巴黎,作为国际大都市,它又是“艺术之都”、“文化之都”、“浪漫之都”等等;还有许多熟悉的来自巴黎的文学具匠,如巴尔扎克、雨果、伏尔泰、司汤达……于是,我对自己说,…[浏览全文]

  • 30802/0
    2019-09-17
  • 表哥武汉赴邀之前,新闻暴雨雷区正从潇湘之北,移往淮河流域,武汉三镇已含其中,老表预备了雨靴伞具,我则只身前往。天公果然给缘作美,武汉表哥五点接到我们时,副驾驶回首言曰:武汉大雨一昼一夜,刚刚在下午三时停歇,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岂不是我们一行吉兆有善?先赴青山…[浏览全文]

  • 32518/3
    2019-09-17
  • 在我诗歌里的故乡,一半欢乐一半忧伤。—-题记/忧文流香仲秋时节的阳光依旧灿烂得耀眼,肆无忌惮却又明媚多情。蓝的天空很蓝很蓝,白的云儿很白很白,在阳光下在大地上在我的心里,故乡的景色已经实实在在走进了秋的画廊里。连绵起伏的山峰下,树木茂盛生长,竹儿挺拔秀丽,…[浏览全文]

  • 40005/0
    2019-09-13
  • 来到美国硅谷帕拉阿托市的米切尔公园,走进了草长雁飞,蓦然想起诗仙李白《与夏十二登岳阳楼》的诗句: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而眼前的景象与诗意逆差存在,大雁与蝴蝶一同看春色,阳光流淌,天上飘着一羽鹅毛细月,日月同辉,景观柔丽,何以说愁。一晌咏叹中,大雁悠雅如天…[浏览全文]

  • 39661/0
    2019-09-11
  • 吴道子、佩索阿和我的父母洞上社区是唐代吴道子曾经的居所,也是我初中报名考取市内重点的所在,千年之前,四十年之后,我竟来到这里办公。在许昌八一路京广线一千丈东的地点,门外种植一批女贞,进出不由闭目,幽香让人微醉而神痴。地点之外有售楼的商店,偌大的地方,昨天就…[浏览全文]

  • 46283/2
    2019-09-08
  • 人在欧洲,国界的概念会显得十分淡薄,在国与国之间自由穿梭,且道路上车流稀疏,那种轻松和随意的心情别提有多么惬意。大巴汽车载着我们离开意大利前往瑞士的途中,经过奥地利西南部的一个城市——因斯布鲁克。它坐落于阿尔卑斯山谷之中,旁边流淌的是因河,因斯布鲁克意为“…[浏览全文]

  • 45744/0
    2019-09-07
  • 从河南郑州乘火车去广州,到湖南省会长沙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我是在卧铺上刚刚睡醒后看到长沙市灯光的。那灯光悬在半空中,有高有低、有明有暗,有白色的、有红色的,还有其它颜色的。灯光像天上闪烁的星星,又像是一个个柔情少女美丽的眼睛,给人以幸福和温暖的感觉。对…[浏览全文]

  • 58229/0
    2019-09-02
  • “东谷有仙子,香酥天下绝”,说的就是弥渡香酥梨天下独一无二。传说香酥梨是弥渡东山一位既漂亮、又善良名叫香酥的姑娘,为了让连续三年干旱颗粒无收的东山父老乡亲不挨饥受饿化身变成的。这就是香酥梨树,只要离开东山,无论采取何种栽培方法,就是不会成活缘故。弥渡东山香…[浏览全文]

  • 63754/2
    2019-08-29
  • 第一次出国门,我选择了欧洲之行——法国、瑞士、意大利、德国四国游。入欧签证的国家是意大利,因此,所走的第一个国家便是意大利了。时间短暂,行走匆匆;所见所闻,浮光惊影。一、罗马的遗憾来到意大利,首先该去的城市当然是罗马。罗马是意大利的首都,为意大利政治、历史…[浏览全文]

  • 63854/1
    2019-08-26
  • 那年我到贵阳时还不满十九岁,因为在家乡读书无成,加上又好吃懒做,便被一亲戚介绍到贵阳谋份差事,免得家人看着我生气,我对此行却早已是翘首期盼了。记得那天刚下火车,就碰上了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飘飘若絮时断时无的雨丝,宛如漫天晨雾,穿行其间我就像是一个顽童。接我…[浏览全文]

  • 80500/0
    2019-08-22
  • 淡淡的忧伤浓浓的乡愁——有感于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每当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的音乐响起,我的情绪会被乐曲触动,情不自禁地回到离开故乡时的忧伤和在他乡客地生活时的乡愁之中。虽然早已回到故乡,但每每想起,那时的一种淡淡的忧伤,浓浓的乡愁在心中一直…[浏览全文]

  • 91654/2
    2019-08-19
  •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飞机周折,我们终于抵达莫斯科。正是清晨时分,城市街面冷冷清清,偶见几个步屡匆匆的行人。咋一看,俨然不像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在语言和文字不通的异国旅行,要对所走的这个国家有个大概的了解,还得凭借导游全方位的介绍。地接导游是两个生活在俄罗斯的中…[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