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访问量: 2298

音乐列表

欢迎新朋友

  • 翛然
  • 吾兮青
  • 与日成功
  • A沧海明月
  • 落红飘雪
  • 马前卒

3月10日、17日,《新观察家》先后发表了这个谈话的前两部分。19日,博斯特来萨特这里,他和萨特、波伏瓦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他们谁都没有提到这个谈话。只是在上床睡觉的时候,萨特问了一下波伏瓦:“今天上午《现代》的会上,有谁提到这个谈话吗?”...

浏览全文 阅读(1526)

1980年3月,波伏瓦发现,萨特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他又开始大量喝酒,常常醉得一塌糊涂。而在这之前,他心情是很好的,不抽烟,酒也喝得很少。萨特喝的这些酒是那些与他交往的年轻女士们带来的,萨特把它们藏在柜子里和书后面,等到星期六晚上万达走了以后,...

浏览全文 阅读(1515)

本来波伏瓦同维克多之间没有任何隔阂和矛盾。维克多担任萨特的秘书,波伏瓦还十分同意,因为这可以减轻一点她的压力和负担。至于萨特同维克多的亲密友谊关系,波伏瓦更不会有什么想法──现在萨特同任何年轻女性的亲密关系都不会影响到波伏瓦,何况还是同一个年轻男...

浏览全文 阅读(1588)

彼埃尔·维克多是化名,这人的真名叫贝利·列维。他是一个埃及籍的犹太人,曾在巴黎高师攻读哲学。“五月风暴”中,他创立了一个名为“无产阶级左派”的毛主义组织。当这个组织主办的报纸《人民事业报》两名主编被当局逮捕,而“无产阶级左派”组织被取缔时,萨特同...

浏览全文 阅读(1631)

由于脉管狭窄的缘故,萨特的腿现在几乎不能行走,而且疼痛得厉害。从住处走到附近的巴西饭馆,他得停下来歇3次,到了饭馆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他不得不主要呆在家里,哪儿都不去。波伏瓦和阿莱特每天晚上都同萨特在一起,在他那里睡,以便夜晚照料他。但每到星期...

浏览全文 阅读(1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