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心情日记情感故事
日记内容页

花枝丸

  • 作者: Pied tear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12
  • 阅读17
  •   花枝丸是个只会说好的姑娘。

      朝辉懒得下楼吃饭,给花枝丸打电话:“你给我送一份鸭血粉丝汤外带一个葱肉烧饼吧。”十分钟后,花枝丸就拎着饭盒站在男生宿舍楼底下央求路过的男生帮忙捎上楼。朝辉在球场上打篮球,花枝丸拿着水站在烈日下等着他,散场时别人都挽着女朋友走了,朝辉仰着脖子把水一喝,拍拍身边哥们儿的肩,对花枝丸说:“你先回吧,我俩要去网吧打游戏。”花枝丸笑着说:“好。”导师布置的作业,朝辉随手扔给花枝丸,学广告学的花枝丸抱着朝辉的民法课本通宵钻研,第二天替他交上漂亮答案。

      “花枝丸真不像女人。”朝辉的舍友们都说,“女人不应该都是蛮不讲理、不管长相美丑,个个当自己是落难公主流落人间的吗?”

      和朝辉从小一个院子长大的我都看不过去。我的高中同学兼大学舍友花枝丸,却耍赖般扭扭我的胳膊,示意没关系。她吐吐舌头,有点羞涩地说:“他是朝辉嘛!”

      花枝丸说,朝辉是她人生里第一个跟她说你好的人。高一开学那天,花枝丸走进教室,遇到朝辉走出门来,他穿着一件白衬衣,套着藏蓝色的开衫,淡然对她点点头说了声“你好”。从周边小镇考入市一中的花枝丸当时就怔住了。

      她的父母亲人朋友从不说你好,她所在的小乡镇从来没人见面说你好。你好,像一个来自遥远世界的词。

      后来又有一天,轮值去打扫校音乐厅的花枝丸听到旁边的琴房里有人弹钢琴,琴声悠扬,花枝丸握着扫帚听了很久,忍不住假装路过窗口看了一眼。弹琴的正是十指纤长的朝辉,花枝丸的心当时就漫成了汪洋。

      花枝丸总是默默跟在朝辉的身后,高考志愿表她完全是按照朝辉的报考顺序来填的。在大学校园里,朝辉终于跟她说出那句“不如你做我女朋友好了”的时候,即便那时朝辉的语气轻佻,花枝丸的心亦如在云端,再想不出别的美好。

      我听着花枝丸的细述,低着的头不敢抬起来,怕惊扰了她鼓起勇气的坦诚,辜负了她的真诚。

      说起花枝丸,朝辉有点不高兴。“最近不知道她忙什么呢,上午让她给我买本书都说没空。”

      正说着,花枝丸跑过来了,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她说:“朝辉,这期的《足球周刊》。”朝辉接过书,问:“最近总不见你人,忙什么呢?”花枝丸的脸有点红,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回道:“没什么。”

      只有朝辉注意不到花枝丸的忙。从入大学起,花枝丸做家教,去超市兼职导购,考各式各样的证。在朝辉上课玩网游不召唤她的时间里,她全都在忙。再忙碌的花枝丸,只要朝辉一个电话,很快就会赶到。奔波的花枝丸让我们同宿舍的女孩都跟着心疼,只有朝辉看不见,因为习惯了她那声“好”。

      乖巧的花枝丸啊,给朝辉准备了那么多的好。以至于朝辉说分手的时候,她愣了半天,也只是笑着说了声“好”。朝辉有点意外,看了看花枝丸,然后耸耸肩,说:“谢谢你这些年对我那么好,我们还是朋友,赵暄暄。”

      花枝丸事后有点怅然若失地对我说:“他没有叫我花枝丸啊。”

      花枝丸好像真的比从前更忙。

      直到有一天黄昏,我看见花枝丸从离学校不远的一间二手琴行出来,我喊了她一声她没有听见,于是我进店询问。店老板告诉我,花枝丸是琴行的兼职员工,她不要报酬,只为了闲时能上节免费的钢琴课。

      朝辉再也没有找过花枝丸,他有了新女友,是一个漂亮时髦的女生,听说是隔壁工业学院模特队的女生。

      花枝丸再也不主动提起朝辉,但每当有人提起朝辉的名字时,我便能看见花枝丸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又很快黯淡。

      花枝丸终于多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她更忙了,像一只不停转动的陀螺。她报了学校的舞蹈班,上了校外一个化妆学校的妆容培训课,兼职做设计。

      大三快结束的夏天,花枝丸用三年里做兼职攒的钱付了城西一间小户型公寓的首付,她是我们同学里第一个自己买房的人。

      大四,我们都急着联系工作单位的时候,花枝丸进了新东方备战雅思。花枝丸独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我听见旁边的男生在小声打听花枝丸是谁。

      “这女生好酷。”那男生赞叹道。我这才发现,原来不在朝辉面前的花枝丸,气场真的很强大,像一株带刺的白玫瑰,楚楚,笔直,气韵里全是无关风雨兀自绽放。

      毕业时,同学聚餐,很多人喝醉了,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喊着前任的名字在操场上疯跑。花枝丸两眼亮晶晶,我们两个人躺在宿舍楼顶的天台上聊天。

      “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叫我花枝丸?花枝就是墨鱼的意思,我爸爸在镇上开了间小店做干货批发,朝辉爸爸的公司去订过几批风干墨鱼发给员工当年货。有一次我陪爸爸去送货的时候碰见过朝辉,那天以后,朝辉就给我取了这个外号,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总扎着丸子头,就想这样叫我。可是我很早就从书上看到过,花枝就是墨鱼的意思。不过墨鱼就墨鱼吧,我本来就是卖墨鱼的人的女儿。很形象啊,何况花枝丸听起来很可爱,是 吧?

      “我从高一入校那天开始就喜欢上朝辉,整个高中,我总是看着朝辉,我开始意识到我生活里的那些粗鲁是错的, 我开始纠正自己生活里之前从未意识到的粗陋细节。也许这些是我人生里终将意识到的,但如果不是遇见朝辉,这样的觉醒也许会在我的人生里推迟多年。

      “失去他我很痛苦,但也正是因为失去了他,才让我越来越明白,我喜欢的不只是他,还有那种优雅投下来的影子。爱着朝辉的每一天,我都渴望自己能变得美好美好再美好一点,美好到足以和他坦然地站在一起,以优雅不慌张的样子去面对生活。好几个同学朋友都私下问过我恨不恨朝辉,我说我不恨。是啊,他们不会理解,我怎么会不恨朝辉呢?我付出过那么多却最终没有得到过回报。但是,他们不会知道,朝辉之于我的意义,不是一场懵懂初恋,他是我人生中的一束光,告诉我生活本有更美的方式所在,人生可以有更多出口,我要奋力去追求。”

      所有的失恋都有意义,花枝丸是我最想点赞的姑娘之一。毕业后,花枝丸出了国,雅思成绩据说是新东方那一届的第一名。

      在英国,花枝丸教老外的孩子学中文,给当地的华人报纸写文章赚稿酬,至于在校功课成绩,每年她都拿高额奖学金。

      每每听到花枝丸的消息,我一点也不诧异。朝辉也是,他笑着对那些讨论花枝丸近况的同学说:“她是花枝丸嘛!”

      是啊,她是花枝丸,从再困难的境地里也能找出正确的那条路,微笑着走到天阔云高的花枝丸。不管有没有得到爱情,她都会得到最真诚的尊重。

      四年后的同学聚会,回国探亲的华裔英国公司女高管花枝丸也来了。她穿一袭粉色真丝长裙,腕间配着简单的白贝母手链,妆容清淡。微微一笑,美得惊人。

      喧嚣声一时停顿下来,朝辉亦面露怔忡。

      我站在人群间,笑了。我知道花枝丸,哦不,是赵暄暄,她从来不是漆黑的墨鱼,她是一只花枝上的凤鸟,一朝展开翅膀,便拥有无尽天空。

      唯一的淡淡感伤,是关于爱情的。我曾那样爱你,如同于夜幕下仰望星光。

      赵暄暄掠过朝辉的目光,那一眼,分分明明,是最终谢幕岁月的珍重与极淡哀伤。

      本文标题:花枝丸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diary/19283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