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心灵鸡汤心灵鸡汤
文章内容页

掀开青春的门帘,记忆里的人们奔涌而来

  • 作者: 淡雅百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25
  • 阅读136931
  •   岁月流转,青春不再,尘封的往事一旦被打开,远去的年华便扑面而来,曾经的你们一一出现在眼前,真想掬一捧时光,收集溢出的泪水,待往后的岁月里慢慢随记忆风干。……

      1

      车行驶在高速上,晶莹剔透的雪花悄然而至。

      电话突然响起,吓我一跳。

      刚一接通,那头的大姐就甩出一个特诋毁我智商的问题:“小妹,你知道大姐是谁吗?”

      都已经叫大姐了,还问我她是谁,到底是她老年痴呆忘吃药了,还是质疑我的智商已经蜕化到弱智的地步了?

      我很想说,是鬼,又怕她骂我是妖,想说是猴子,怕她说我是猪,我知道自己的特长就是什么本事都没有。

      打架不是大姐对手;吵架?算了,我根本就不喜欢吵架。

      为了保持我一贯的淑女形象,愣是把冒出嗓子眼的话给憋了回去。

      我说:“貌美如花的大姐二十年不见,是不是打算见一面啊。”

      大姐特义气地说:“那是自然,都在江湖上混的,不捧个场子,给个面子,怎么也说不过去啊,我得看看这帮妖魔鬼怪现在都什么德性了,有没有被如来佛祖收了。”

      我跟大姐说,自从有人组织同学会,我已经收到不下十个同学的电话了,感觉

      这个冬天,温暖如春。

      大姐爆出一句粗口:“我X,下午刘光明那小子还说要弄死我呢,我就搞不清,我赴同学会就为了去送死吗?我得先弄死他。”

      大姐就是大姐,二十年过去,依然霸气侧漏,谁想弄死她,她得先让谁死。

      2

      挂了大姐的电话,我又想起海棠。

      海棠是刘光明的菜,虽然刘光明直到毕业也没吃上一口,但口水却淌了一地。

      我课间睡觉,大姐对此好像意见特别大,因此经常让我帮她写情诗。

      她说自己追不到刘光明就因为我的诗写得不好,不能打动刘光明那颗冰冷的心。

      我很想告诉她,那是刘光明对她没心,但又怕伤她的自尊心,只能趴在桌上一遍遍地重写。

      刘光明专注地盯着海棠的后脑勺,大姐侧着身子盯着看海棠的刘光明,咬着笔套的牙齿嘎嘣脆,那样子像要咬死刘光明,顺便弄死海棠。

      刘光明不喜欢大姐,海棠便成了她眼中的情敌。

      海棠不知道大姐为什么对自己说话总是带着仇恨的味道,可是我知道,真想替海棠唱一首《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送给大姐。

      只是那时大姐对我格外照顾,因此我也只扫自家门前雪,何况她们瓦上不是霜,是伤。

      大姐是主动受伤,海棠是被动受伤。

      周末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海棠说那件衣服好看,想去试试,大姐说穿上身就骚气冲天,然后很平静地对海棠说,你穿应该适合。

      海棠气得眼泪汪汪的,却没有反驳一句。

      海棠是走读生,经常会带一些父母做好的菜来分享给大家,说大家离家不容易,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拿起筷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大姐狠狠地盯着我说:“吃吧,你知道里面有没有药,就算没有药,回头把你吃成猪,我看你跳舞,你看见过猪跳舞吗?”

      我气得瞪了她一眼,扔下蠢蠢欲动的筷子。

      海棠沉默不语,也不看大姐,大姐感觉很无趣,走出宿舍,说去操场上透透气,走的时候还拉上我一起。

      3

      有天在食堂打饭,大姐拦住刘光明问:“你就喜欢海棠那样的?”

      刘光明不承认。

      大姐说:“你天天盯着人家的后脑勺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还说不喜欢,口是心非,男人都口是心非。”

      那口气好像自己阅男人无数一样。

      刘光明虽然长得奶油小生的样,看起来却油头滑脑的,有时说话还特欠揍,比如那天他就冷冷地盯着大姐说:“你不盯着我看,怎么知道我看别人的,这么说你也喜欢我了?”

      大姐“啪”的一声把饭盒拍在食堂的餐桌上,死盯着刘光明。

      我感觉那是爆发的前兆,赶紧站到他们中间把他们隔开。

      我怕大姐会对刘光明动手,又怕她不是刘光明对手,再说因为人家不喜欢自己就动手那是很没面子的事,不属泼妇范畴也算是无理取闹吧。

      谁知道大姐不急不缓地说,“我就喜欢你,你能这么着,难道还打我啊。”说着便撸起了袖子。

      刘光明不知道被大姐的阵势给吓住了,还是真不敢惹大姐,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能怎么着。”

      我觉得,那一刻,刘光明一定想给大姐唱一首陈小春《算你狠》。

      后来,他两成了勾肩搭背的哥们。

      4

      学校外的小餐馆里,我啃着鸡爪,含糊不清地问大姐:“未来的你会跟刘光明结婚吗?”

      大姐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眯着眼睛笃定地说:“当然会,喜欢就要一辈子在一起,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啊。”

      多年以后我看到这句至理名言的时候,就想问是不是大姐的原创。

      大姐和刘光明称兄道弟地混到毕业。

      大姐在心里跟自己谈了一场恋爱,却一步也没有踏进刘光明的心里,但是我知道刘光明一直赖在大姐心里很多年。

      刘光明喜欢海棠那么久,海棠却并不知道。

      后来,海棠考上师范,刘光明毕业去了南方,大姐考上了县一中,我也继续读我的高中。

      再后来,我们便断了联系。

      多少个午夜梦回,我依然会想起他们那场虚无的三角恋爱。

      刘光明不敢表达,大姐的爱情被友情强势地上位了,海棠则嫁了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离异男人。

      刘光明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问起海棠,他叹口气说,她不好。

      年少时光里的海棠,肤白貌美,体态轻盈;如今的海棠比杨贵妃还丰满,也老了很多,一边辛苦工作一边还要带两个年幼的孩子,上有年迈的公婆要伺候,中有身体不好的老公得照顾,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活,真是为难她了。

      说的时候,他一度哽咽。

      我问他,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勇敢去追,他说自己没有大姐的勇气,不能像大姐那样活得坦荡,更不敢轻易表达,他怕自己成不了海棠生活中的那束光,他怕自己不能给海棠一个美好的未来……

      5

      我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思绪万千。

      雪花飘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与大地万物融为一体。

      过往就像掩着青春的门帘突然被掀了起来,年少时光里的记忆奔涌而至,收不起,关不住。

      想念大姐,想念海棠,想念曾经的你们,想念我们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光,想念那些畅想未来的扯淡青春……

      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因为他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可是你真的确定不是顺手关了窗吗?

      大姐说,人在江湖飘总是会挨刀,只有跑得快的人才会躲过那些飞刀横祸,而跑得慢的,不是原地待毙,就是被逼退到墙脚去过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刘光明说,人生真的无法预测,知道今天能过成这样,又怎么会舍得放弃海棠呢?

      我觉得命运就像一盘棋,而我们只是其中的一颗棋子,时而被命运摆布,时而任人摆布,时而情非得已。

      单身的大姐说,若遇不到合适的鞋她宁可光脚,也不要勉强凑合,反正除了一个陪伴的爱人她什么都不缺。

      实现了从贫下中农到中产阶级跳跃的刘光明,感慨生活不易,发誓要过好人生的每一天。

      海棠呢,海棠怎么想?

      岁月流转,青春不再,尘封的往事一旦被打开,远去的年华便扑面而来,曾经的你们一一出现在眼前,真想掬一捧时光,收集溢出的泪水,待往后的岁月里慢慢随记忆风干……

      End

      本文标题:掀开青春的门帘,记忆里的人们奔涌而来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20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